公司每个月底会给当月的寿星们开一个零食派对,还会送寿星们礼物;礼物各不相同。

上个月看到斜对面 L 总收到的是一个掌上游戏机,一百多合一,混斗罗等小游戏,很是羡慕。小时候有一次不知道为啥吵闹着想要,外公就带着我去买了一个,那时候五块卡五个游戏,屏幕还不是彩色的,但玩得很开心。

之后就一直期待着这个月。其实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每个人礼物都不同;而我可能也想要游戏机吧。

没有许愿环节,大家走个过场祝寿星们生日快乐,然后就开吃了。其实谁过生日大家都不在意。这是第二次吃上属于自己的蛋糕,虽然是共享的。希望下次是独享的吧。

大家吃完散场,我也领到了礼物,一个超级大的盒子。因为那时候大家都快走光了,所以我就拆了一个角,偷偷看了下是什么。没有惊喜,甚至不喜欢。我抱着它绕路回去时,有个同事还以为我想丢掉它。

屈指可数的礼物,但我依然开心不起来。也是这个时候我明白,原来真的会有不喜欢礼物的情况。想起了那份因为缺货至今未送出的毕业礼物。

上一份礼物是友人 D 送的。有一天友人 D 找我,「测测选择强迫症」,「一个充电宝和秦时明月的图集在你面前你会选哪个」。我说后者,因为前者一直觉得我用不上。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感到有啥奇怪,强迫症,移动电源,秦时明月,这三个东西在之前的交流中都涉及过。

我离开油城的前半小时收到了一份快递,拆开后发现是秦时明月图集,才想起来这个事。那个时候可能就真的是只有惊喜了吧。我问友人 D 怎么知道我的地址,友人 D 就说,前几天旺旺上套出来的。一脸懵逼的我只剩下赞叹,之前确实有个人在旺旺上问了挺多,最后要了地址,说线下来买。

当时友人 D 才中考结束,暑假兼职,所以我觉得这份礼物很贵重。当年纯洁的孩子如今也参加完艺考了,不知道去了哪。

如今唯一知道自己生日的也就只有老妈和各种大厂了。今年某东打了第一枪,第一个给我发了邮件,还不忘送了生日礼券。而扣扣邮箱,雷打不动的每年生日当天发邮件,带着邮箱部门几个负责人唱的生日歌。

当某一天大家都忘记是什么纪念日后,也就开始不在意了。一年年过去,自己长大,父母变老,再也不能当一个什么都不想懂的孩子了。

前几天九月一号,我才记起来这是小学初中的开学日。真是无比怀念那些日子啊。当我真正离开学校后,就开始不止怀念大学了,一直往前到幼儿园,都是回不去的过去。

高中的时候,从每星期回一次家到每两星期回一次家,刚变动的时候不开心,现在来想,其实那时候只是单纯想家吧。高中也是第一次开始长时间不在家,父母亲刚开始或许也难受吧。中学就在旁边,所以没有离开家的概念,不管怎么玩,回头就是家。那时候就真的是最放荡的日子了。

以前什么都不用想,按时上课,课后娱乐,衣食住行父母安排。当自己进了社会,没人能帮忙了,任务也不再只是读书。自己找工作自己找房子自己解决吃的喝的用的,自己终于发现其实很多的东西都很难。我们该自立了,该会顾家了,该多想父母亲了。父母亲很多都会说,你自己能过好日子就行,家里不用帮忙;但多少人能听进去呢。

一边无比的怀念逝去的学生生涯,一边扛着压力为了某些东西打拼。

从以前我就说,加班的公司不去,只能接受 965,如今却打自己的脸。刚来的时候,六点一到我就溜了,可是吃完饭回到宿舍,却发现不知道干什么好,宿舍网络也差,看剧都奢侈。再后来,开始申请加班,到八点半,这两个半小时,其实也就是半划水状态,但感觉比回去呆坐着好。再再后来,成了小组长有了任务,每天下班前必须开会,这时候即使不想加班,最快也只能六点半才走。这时候,六点下班已经是个愿望了。

在学校和老师熟,在公司和上司熟,感觉自己就好像一直在走小道,过着不一样的生活。有利吗?肯定有,小道近。可是,喜欢吗?体验不到规规矩矩普通人的生活。

当初的打算是三个月见习期结束后,如果骗我来鸟都的友人 E 自己都离开了鸟都,我就回珠海,或者去花城。如今友人 E 没走,而我似乎也离不开公司了,肩上这任务,真重呐。

既然走不了,那眼下的问题就是租房,当初特地短租了一个三个月的房,随着见习期即将结束,房子也要到期了。鸟都啥都好,就是房价房租太高。对于单人来说,租房的压力很大,反而两个人租房更省钱;原来一个人也是错。

标题来自某晚失眠爬起来听歌随机到的一首歌的歌名;而这首歌的歌名来自《摆渡人》。大晚上失眠超级难过,这时候很希望有个能陪着聊天的人。我可以陪着一些人熬夜,不过轮到我熬夜时我舍不得找谁。比下午睡醒还孤独的事,就是凌晨失眠吧。

前几天榜姐有个话题,缺乏安全感的人是什么状态。看了一堆评论,才发现自己就是这样的人。有点心疼自己,只有在家里,父母在身边才能感到安全吧。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们需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