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条坑坑洼洼的路,有的坑很深很深,乌漆麻黑的。但我还是一步步奋力前进着,因为我知道,在尽头,有着我想要的东西。

一路上并不寂寞,我认识了一些朋友,大家相处的不错。

也认识了一些路过的道友。大家都是同个目的。

我有一个别人没有的技能,就是能自在的变长,这样就能直接到达坑的对面。在不经意的时候,这个技能被别人发现了。

每次遇到坑,他们都来找我,要我变长,要踩着我过坑。

我说,那里有梯子,你们怎么不自己尝试着过去。

他们说,你是我朋友,比较相信你,你比梯子有保障。

我不知回什么好。

我默默趴下来,让他们踩着我过去。

我痛,但我没说什么。因为他们是我朋友。

突然,我发现,多了一些我不认识的人。

我问,他们是谁。朋友说,是他们的朋友。

那那个呢?

噢,我朋友的朋友。

……

我有点不耐烦了。

朋友们说,就这几个人嘛,帮帮忙,谢谢啦。

我又闭上了嘴,没说什么。

其实我完全可以把他们都甩下去,本来我就没义务帮我朋友,更别说朋友的朋友。

他们跟我有半毛线关系,过不了是你自己能力不行。

但如果这样,朋友会不会不理我了?

你是我朋友。

我没再想了。

最后,大家都过了坑。

我想爬起来,但发现很累很累。

我挣扎了很久,终于起来了,但动弹不得。

我躺在地上,慢慢恢复本来的样子,呆滞地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使劲把头一撇,却发现朋友们都继续往下个目的地出发了。

我的腰好痛。

何苦。

不知道。

诺,这杯奶茶给你,谢谢啦。

一个朋友放下奶茶,转身走了。

我努力咧着嘴。

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