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出远门,父母都会提醒我,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看到小偷假装没看到,东西要放好,等等。但我并不愿意听这些,好像全世界都是坏人似的。

打记事起就没有坐过火车,坐火车的时候还不懂事。直到毕业的那个暑假才有机会尝试。第一次,一个纹身的大哥给我留下了印象。虽然看起来地痞似的,但几个小时的同行,我觉得人品还是很好的,可以信任的那种。要搁我爸面前,他肯定不会和这位大哥有任何接触。第二次对面坐着一家人,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就这样到了终点站。可以说,每次都有观众生百态的感觉。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人人高度警惕,拒绝和他人交流,如同傀儡一般,无法接受。纹身大哥主动和周边的我们打招呼,拿小吃出来分享,那种感觉真的很好。我们是一时的好友。

假装看不到小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怕报复,人之常情,但未免心里过不去。也许我们能想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东西要放好。这样做是没错,却使人与人之间好像有了隔阂。以纹身大哥为例,去上厕所的话,愿意把包包放自己座位上让他帮忙看着吗。

我的一厢情愿,人与人之间彼此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