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32)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28 01:58:54 1998)

轉信站: bar

 

那天是 1998 年 1 月 15 日..一早便下起了雨..台南的天氣開始變冷了..

是天氣的緣故吧!..我按門鈴的手一直顫抖著..

『請問小雯在嗎?..』

『This is 小雯 speaking.. May I have your name?..』

『我..我..我是痞子..』

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的名字..

jht 她不知道..我老爸給的名字她也沒聽過..只好這樣說了..

 

『Just a minute!.. I go down right now!..』

沒多久..我聽到一聲關門的巨響..

然後是一陣急促且匆忙的腳步聲..

阿泰有一套在武俠小說裏所形容的接暗器的方法..叫「聽聲辨位」..

像這種類似放鹽水蜂炮的腳步聲..應該是 B 型的女孩子..

 

小雯隨便綁了個馬尾..而且還沒用髮帶或髮夾..只用條橡皮筋..

長相如何倒也來不及細看..因為男生的目光很容易被她的胸圍所吸引..

更狠的是..她還穿緊身的衣服…使我的眼睛死無葬身之地..

如果是阿泰來形容的話..他會說那叫「呼之欲出」..

 

『你就是痞子?..』

她仔細打量著我..滿臉狐疑..

『Yes… This is 痞子 speaking..』

我學她講話..也許會讓她對我有親切感..

『她在這裏..』

說完後給了我一張字條..上面寫著「榮總」..和一間病房號碼..

【注:榮總,台北荣民总医院。】

我愣愣地看著她..不過這次的目光往上移了 25 公分..停留在她的眼睛上..

『在發什麼呆?..還不給我趕快去看她!..』

『這是…?..』

『Shut up!..別囉唆了..快去!..還有台北比較冷..記得多穿幾件衣服..』

 

「砰」的一聲..她關上了公寓大門..

然後又是一陣鹽水蜂炮聲..

小雯恐怕不僅是 B 型..而是 B+ 型..

下次要跟阿泰報這個明牌..讓他們去兩虎相爭一番..

 

我聽了小雯的話..多帶了幾件衣服..

不過不是因為我擔心台北比較冷..而是因為我不知道要去多久?..

我打了通電話給在台北工作的老妹..告訴她我要去住幾天..

她問我為什麼?..我說我要去找一隻美麗的蝴蝶..

 

我搭上 11 點 40 分遠航往台北的班機..

【注:遠航,远东航空。】

我想兩個星期前..她一定也搭同樣的班次..

一上飛機..我立刻繫了安全帶..倒不是因為今天的空中小姐很 ugly..

而是我已不再相信有任何美麗的空中小姐..身上會有與她類似的香味..

 

下了飛機..迎接我的..是另一種與台南截然不同的天氣..

幸好台南今天也下雨..所以台北對我而言..只是比較冷而已..

我在老妹的辦公室裏..卸下了行李..

然後坐上 277 號公車..在榮總下了車..

 

我進了病房..她正在熟睡著..我靜靜地看著她..

她長長的頭髮斜斜地散在棉被外面..我並沒有看到可以稱為咖啡色的頭髮..

她的臉型變得稍圓..不再具有以前那種美麗的弧線..

而她的臉頰及鼻樑已經有像蝴蝶狀分佈的紅斑..

但不管她變成如何..她仍然是我心目中那隻最美麗的蝴蝶..

 

她長長的睫毛輕輕地跳動著..應該正在作夢吧!?..

她夢到什麼呢?..

工學院路上的輕舞?..麥當勞裏的初會?..南台戲院內的鐵達尼號?..

還是勝利路巷口的香水雨?..

 

病房內愈來愈暗..

我想去開燈..因為我不想讓她孤單地躺在陰暗的病房裏..

但我又怕突如其來的光亮..會吵醒她的美夢..

正在為難之際..她的眼睛慢慢地睜了開來..

 

她張大了眼睛怔怔地看著我..

然後突然轉過身去..我只看到她背部偶而抽搐著..

她變得更瘦了..而我也終於可以用「弱不禁風」這種形容詞來形容她..

過了很久..大概是武俠小說裏所說的一柱香時間吧!..

她才轉過身來..用手揉了揉眼睛..淺淺地笑著..

 

『痞子..你來啦!..』

『是ㄚ!..今天天氣真好..對吧!?..』

『對ㄚ!..今天太陽也很圓..不是嗎?..呵呵..」

這是我們去看鐵達尼號那天..她坐在我機車後的對白..

只是她不知道..台北今天下雨..根本沒出太陽..

 

『痞子..你坐ㄚ!..幹嘛一直站著?..』

經她提醒..我才找張椅子坐下..

在舉步之間..我才發覺雙腳的痲痹..因為我已經站了幾個鐘頭了..

『痞子..你瘦了ㄛ!..』

她真厲害..竟然「先下手為強」..我才有資格說這句話吧!?..

 

『痞子..肚子餓了嗎?..中午有吃嗎?..』

『醫院的伙食不太好..所以病人通常會比較瘦..』

『其它的都還好..不過不能在線上跟你聊天實在是件很無聊的事..』

『痞子..論文寫完了嗎?..今年可以畢業嗎?..』

等等..躺在病床上的人是妳不是我ㄋㄟ..怎麼都是妳在問問題呢?..

 

不過..我也沒什麼好問的..因為我只是來看她..不是來滿足好奇心的..

也許我該學著電影說出一些深情的對白。

但我終究不是浪漫的人..

而且畢竟那是電影,而這是人生..

我只希望她能早點離開這間令人窒息的醫院..回到純樸的台南..

這次我絕對不會讓她一個人漫步在成功校區的工學院路上..

我會一直陪著她..只要不叫我跳舞的話..

 

過沒多久..她媽媽便來看她了..

50 歲左右的年紀..略胖的身材..除了明朗的笑容外..跟她並不怎麼相像..

『嗯..我該走了..伯母再見..』

『你..你..』

她突然坐起身子..像是受到一陣驚嚇..

『我明天還會再來..明天的明天也是..直到妳離開這裏..』

 


 

發信人: jht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33)

日 期: Thu May 28 02:03:06 1998

 

在回到老妹的住處前..我先去買瓶 Christian Dior 的 Dolce Vita..

我買最大瓶的..這次要讓她灑到手酸也灑不完..

老妹笑嘻嘻的說..自家兄妹,何需如此多禮..

我告訴她..『妳說得對..所以這不是買給妳的..』

我想要不是因為我們擁有同樣一個娘親..

她恐怕會罵出台灣人耳熟能詳的三字真言了..

 

當天晚上..我一直無法入眠..

台北的公雞是不敢亂叫的..所以我只能偶而睜開眼睛瞥一下窗外的天色..

在第一道陽光射進窗內後..我離開了溫暖的被窩..

我坐上 taxi..因為我不想多浪費時間在等 277 號公車上..

進了病房..她正在看一本小說..

封面上有個清秀的女子畫像..但比她略遜一籌..

 

『痞子..你終於來了..等你好久..』

『妳昨晚睡得好嗎?..』

『我不敢睡得太沉..因為你來了也不會叫醒我..』

『那妳再睡一會?..』

『呵呵..你既然來了..我就更加睡不著了..』

 

我送給她那瓶 Dolce Vita..約好她出院那天在榮總大門灑它個痛快..

她問我小雯美嗎?..我說她太辣了..對眼睛不好..

不過阿泰喜歡吃辣..可以讓他們去自相殘殺..

然後她又問我台南的天氣好嗎?..我並沒有告訴她..

她離開後的台南..天氣一直不曾好過..

說著說著..她就睡著了..

 

我不敢凝視著她..因為她的臉上有一隻蝴蝶..

昨晚離開前..我才知道她得的是紅斑性狼瘡..俗稱叫蝴蝶病..

但我喜歡的是一隻能自在飛舞的咖啡色蝴蝶..

而不是停在她臉上伴著蒼白膚色的這隻紅色蝴蝶..

況且不能飛舞的蝴蝶還能算是蝴蝶嗎?..

 

『痞子..你幹嘛一直看著我..而且又不說話?..』

我也說不上來..

因為我發覺她愈來愈虛弱..這讓我有股不詳的預感..

 

『痞子…我很渴ㄋㄟ…想喝點東西..』

我絕不會在此時離開妳半步的。

電影「新不了情」裏,劉青雲到太平山去幫袁詠儀買紅豆糕回來後..

就沒來得及看到袁詠儀的最後一面。

我不笨,所以我不會下這種賭注的。

『妳在學電影情節把我支開嗎?..』

 

『痞子..電影是電影..人生是人生..』

電影如何?..人生又如何?..

在電影「鐵達尼號」裏.. Jack 要沉入冰冷的海底前..

用最後一口氣告訴 Rose: “You must do me this honor..

promise me you will survive.. that you will never give up..

no matter what happens.. no matter how hopeless.. promise me now..

and never let go of that promise…”。

結果呢?.. Rose 老時還不是照樣鬆手..而把「海洋之心」丟入海裏..

而在真實人生中,為了拍「鐵達尼號」,Rose 刻意增胖..

戲拍完後,還不是因為無法恢復成以前的身材,而放棄減肥..

所以電影和人生其實是有相當大的關連性..

『妳不是剛喝過水了?..又想喝什麼?..』

 

『痞子..我又渴了嘛!..我現在要喝曼巴咖啡..』

這裏是醫院ㄋㄟ..到那裏去煮曼巴咖啡?..

而且咖啡這種刺激性飲料..畢竟對身體不好..

『咖啡不好吧..喝點別的..好嗎?..』

 

『痞子..你也知道咖啡不好..所以請你以後少喝點..好嗎?..』

我看著她嘴角泛起的笑意,以及眼神中的狡黠..

我才知道她拐這麼多彎就是希望我以後少喝點咖啡。

我心裏彷彿受到一股重擊..

不行了..鼻子突然感受到一股 PH 值小於 7 的氣息..

再不平靜下來,也許淚水會決堤。

我是學水利工程的,防洪是我吃飯的傢伙..

絕不能讓水流越過堤防而漫淹..即使只是淚水。

『好..我答應妳..我儘量不喝咖啡..』

 

『那順便答應我以後不要熬夜..』

『還有以後別日夜顛倒了..』

『還有早餐一定要吃..』

『還有別太刻意偏愛藍色…那會使你看起來很憂鬱..』

【注:憂鬱,忧郁。】

『還有…..』

氣氛突然變得很奇怪..好像有點在交待後事的感覺..

我不想讓她繼續,只好說:

『我去幫妳倒杯水吧!..免得妳口渴..』

 

『痞子…飲水機遠嗎?…如果遠我就不喝水了..』

從這裏到置放飲水機的轉角,男人平均要走 67 步,女人則要 85 步..

加上裝水的時間,平均只要花 1.8 至 2.1 分鐘..不算遠。

『不會的..很近..』

 

『痞子..趕快回來..我不想一個人..好嗎?..我很怕孤單..』

我這次沒有回答。

低著頭,加快了腳步….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