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26)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22 03:33:15 1998)

轉信站: bar

 

我關上了燈..讓黑暗將我包圍住..

因為我希望能想像她也同時在黑暗中的感覺..

原來人在黑暗中..最容易感受到的..就是孤單..

她現在一定很孤單..但我又該如何陪伴她呢?..

 

在半夢半醒間..我彷彿看見一隻美麗的蝴蝶..在火海中化為灰燼..

而那處紅斑..亦由淡紅漸漸轉變為赤紅..最後變成血紅..將我吞噬..

是那瓶冰啤酒的緣故嗎?..我突然全身發冷..

而那股涼意..竟直透內心深處..

 

隨著時間愈接近三點一刻..我的心跳頻率卻愈快..

用 guest 上線吧!..因為我是 jht..所以用 guest 上線不代表「我」上線..

上了線..Query 一下她..果然不在線上..

我心臟的跳動速率雖快..但心臟的溫度卻依然很低..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 12 點..我興奮而又緊張地以 jht 上了線..

但她卻不在線上..於是線上好友名單中..

只有 jht 一個人..孤單地等待著 FlyinDance..

然而卻有她寄給我的一封 mail..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8/01/01

日 期: Thu Jan 1 10:43:29 1998

 

Dear jht:

 

原本只是想在黑暗中沉澱自己的思緒..仔細品味我們共同擁有的回憶..

沒想到在一片黑暗中..我只感受到孤寂..

尤其當聽到你野狼機車的呼嘯聲愈來愈遠時..我不爭氣的眼淚又再度滑落..

痞子..你能體會我的孤單嗎?..

 

我還是無法克服長久以來的習慣,所以我在三點一刻時偷偷用 guest 上了線..

不怪我吧!?..:P

我 Query 一下你..你果然不在線上..

該慶幸我對你的信任不是一廂情願?..還是該嘆息呢?..

 

天已經亮了..嗯..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應該帶點跟你有關的東西..就帶著那張電影票根吧!..

然後呢?..我想帶的帶不走..不該帶的卻甩不脫..

 

你收到這封 mail 的同時,我應該正在遠航往台北的班機上..

你能感受到我在一萬呎的高空中對你微笑嗎?..:)

也許今天的飛機無法爬升到一萬呎,因為我的心情很沉重..:(

 

去看我信箱中的 mail 吧!..那記錄著我們相識以來的點點滴滴..

還有我在 BBS 寫的日記..說是日記..好像有點不妥..

因為我只在幾個特別的日子裏記錄心情而已..

 

請你按照順序閱讀,讀完後或刪或留..決定權在你..

因為我大概沒有機會上線了..

密碼是我的生日..19760315..去看看吧!..

 

FlyinDance

ps. 痞子..別發呆了..快去!….

 

沒想到她連我的發呆都算得出來..果然是 S 型的女孩子..

我趕緊以 FlyinDance 上了線..

信箱中的 mail 只有 jht 和 FlyinDance 這兩個 ID 為發信人..

我沒有心情去看我以前寄的 mail..直接去看她的第一篇 BBS 日記..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09/18

日 期: Thu Sep 18 23:22:47 1997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

可恥的成大..竟然選擇這個九一八事變發生日開學..

【注:成大,国立成功大学。】

擺明了不尊重慘遭日軍屠殺的同胞嘛!..

為了紀念無辜受害的同胞..我今天特地翹課一天以表示哀悼..

 

我在榕園內坐著..覺得很無聊..乾脆就在校園裏逛了起來..

我穿過地下道..來到屬於工學院地盤的成功校區..

走在「工學院路」上..兩旁的樹既雄偉又俊美..陽光從樹葉間輕輕灑了下來..

這種溫柔的陽光是我所能享受的極限..我不禁哼著歌..輕輕舞動了起來..

而這裏的男生則充滿了朝氣..有別於文學院男生的書卷氣息..

 

資訊大樓看起來蠻壯觀的..給它個面子..本姑娘大駕光臨也..:)

一大堆人在玩 BBS..我也去湊個熱鬧..並在成大資研站註冊個新 ID..

自從本姑娘的出現推翻了「網路無美女」的定律後..

以前的 ID 就常遭很多無聊的男性 ID 騷擾..:(

每次上線..信箱裏就有一堆 mail..內容都是想跟我交個朋友..

有的炫耀文筆..有的自以為幽默..有的假裝誠懇..有的故作瀟灑..

哼!..我才不稀罕ㄌㄟ..:~

【注:ㄌㄟ 为注音符号,音为 lei,本书简体版译为「嘞」。】

 

這都怪室友小雯啦!..每次去見網友都要拉我去..

她說這叫分擔風險..免得她被一大堆青蛙嚇到..結果被嚇到的反而是我..

在網路上..男生稱霉女為恐龍..女生則稱菌男為青蛙..

男生說「網路無美女」..女生則反駁說「網路青蛙滿地爬」..

偏偏有些青蛙還自以為是王子..巴望得到公主一吻而變回王子..

小雯說青蛙就是青蛙..即使美女陪他上床睡覺..他也還是青蛙..:)

 

那麼該換個什麼樣的 ID 跟暱稱呢?..

想起剛剛在工學院路上的輕舞..愉悅的心情又再度浮現..年輕真好..:)

就叫作「輕舞飛揚」好了..ID 則為 FlyinDance..I am Flying in Dancing!..

我也以這種心情為藍本..寫下了我的 plan..希望我永遠年輕而飛揚..

今天真好..離開教室是對的..:P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27)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22 03:39:15 1998)

轉信站: bar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09/22

日 期: Mon Sep 22 23:14:52 1997

 

小雯晚上又跑出去約會了..留下我一個人看著電視..:(

電視新聞說陳進興在永和與警方對峙..

【注:陳進興,台湾罪犯。】

結果雙方不開一槍一彈..而且還讓他逃脫..

幸好我不在永和的家中..不然我今晚一定會睡不著覺..

 

我上了線..新 ID 新氣象..到各板去晃晃..

我還跑到從不去逛的 mantalk 板..聽聽青蛙們的叫聲..

有篇文章蠻有意思的..我留意了一下作者..他叫 jht..

 

真遜!..什麼 ID 嘛!..j、h、t 三個字母沒有一個是母音..多難唸ㄚ!..

我是唸外文的..實在無法忍受這種英文程度近乎無知的 ID..

而他的暱稱更是白癡..竟然叫「痞子蔡」!..遜加 est..

【注:est,最高级。】

小雯說青蛙的暱稱若好聽則未必是好..但如果難聽的話就一定是壞..

所以我想他一定是隻癩蛤蟆..

 

偷偷去 Query 一下他的 plan..卻看出了趣味..

他說:「如果把整個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澆不熄我對妳愛情的火燄。整個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嗎?..不行。所以我並不愛妳。」..

 

如果讓小雯看到的話..一定會說他在放屁..

但我是淑女..所以我保留不說髒話的權利..

這傢伙是個怎樣的人呢?..真的是痞子?..還是只是個英文白癡?..

為什麼他有天使般的文筆..卻有魔鬼般的暱稱呢?..

 

我到處去找他的文章..這隻癩蛤蟆蠻會跳的..很多板都有他的文章..

Letter 板..Story 板..Baseball 板..甚至還跑到恐龍大本營的 Ladytalk 板來鬼叫..

難道不怕被恐龍一腳踩扁?..

反正也是無聊..於是我 mail 給他..告訴他我覺得他的 plan 很有趣..:~

 

在結束今天的日記前..我心裏一直納悶著..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主動 mail 給一個完全陌生的 ID..

我為什麼會有這種勇氣跟衝動呢?..被小雯帶壞嗎?..

真的只是因為我「反正也是無聊」的緣故嗎?..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09/30

日 期: Tue Sep 30 23:48:06 1997

 

今天下午跟小雯到東豐路那家「翡冷翠」喝下午茶..

氣氛很舒服..:)..一樓只有我們兩個客人..

我點了一杯有薰衣草風味的茶..真是難得難得..

因為我超愛喝咖啡的..從未在下午茶的時間裏真的喝茶..

大概是被店員殷勤且具說服力的一番話所影響吧!..

 

晚上上線時,收到了屬於 FlyinDance 的第一封處女 mail..

是那個英文白癡的癩蛤蟆 jht 寄來的..

他說他等了幾天.希望能在線上碰到我..奈何天不從人願..只好含恨寄 mail..

天怎會不從人願?..也許是老天比較聽我的話ㄛ!..:P

 

他說為了證明我有先見之明..他會努力訓練自己成為一個有趣的人..

訓練?..有趣能用訓練的嗎?..看來他的腦袋有問題..

真可憐..身為一個研究生卻沒有智商和英文程度時..的確值得同情..:)

 

不過他的 mail 跟他在板上的 post..有很大的差異..

他的 post 非常陽剛..往往是一針見血而不留餘地..

但他的 mail..卻有種溫柔纖細的味道..好像是?..好像是?..

好像是下午的那杯薰衣草花茶..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0/05

日 期: Sun Oct 5 23:50:35 1997

 

難得的一個假日..更難得的是..小雯今天竟然沒有約會!..

我和她到新光三越百貨去逛逛..因為 13 樓有皮包特賣會..

午餐也在三越解決..韓國式豆腐辣湯麵..辣得小雯流出了眼淚..

她說辣妹實在不應該再吃辣..不然就會辣上加辣..未辣人先辣己..

 

我看上了一個咖啡色的背包..它的顏色、裝飾品與外型..

讓我聯想到 Cappuccino 咖啡..我毫不猶豫地買下了它..

【注:Cappuccino,卡布奇诺。】

背上了這個背包..就像啜飲一杯甘醇甜美卻又濃郁強烈的 Cappuccino 咖啡..

嗯..真好..:)..有點像談戀愛的感覺..不是嗎?..:P

 

資研從 10/1 晚上就開始當了..該不會是故意抗議共匪的國慶日吧!?..

一直當到昨天晚上才恢復正常..

這三天中..我千方百計地想連上資研..

資研有寶嗎?..我又沒有得到 BBS 症候群..為何非得上線呢?..

即使想看文章..到別站就好了ㄚ!..為何一定要上資研呢?..

難道只因為資研有 jht 這隻癩蛤蟆?..

 

今天終於收到他寄的第二封 mail..我有如獲至寶的感覺..

我將他的 mail 看了一遍又一遍..

心裏既踏實..又興奮..:)

 

突然好想喝一杯香濃的 Cappuccino….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28)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22 03:44:09 1998)

轉信站: bar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0/10

日 期: Fri Oct 10 23:53:26 1997

 

中華民國又過生日了..為了表示我有忠貞愛國之心..

我特地睡到下午兩點多..

 

其實都怪那隻青蛙啦!..上線時間總是在三更半夜..

不..正確的說法應說是在四更尾..

昨晚特地等他的..我還跟親愛的上帝禱告..希望能遇見一隻青蛙..

等到凌晨兩點左右..不小心就睡著了..Idle 了 40 分鐘..就被踢下站了..

更氣的是..他就在三點上線..然後寄給我第 6 封 mail..

 

他說希望我在中華民國的生日裏..比中華民國還快樂..

快樂個頭!..難道他不知道有軍機墜機了嗎?..

白癡..莫非他的腦袋也跟中華民國一樣..都被詛咒了嗎?..

 

真是討厭..半夜不睡覺在幹嘛?..

難得有今天放假、明天沒課、後天再放的三天假期..

搞不好本姑娘心情好..可以陪他出去玩的..

哼!..今晚別指望我再等他了..:(

 

咦?..今天我怎麼不稱呼他為癩蛤蟆?..而改叫他為青蛙呢?..

還有..為什麼我會等他呢?..又為什麼我會想見他呢?..

難道說我..我..我會想念他?..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0/25

日 期: Sat Oct 25 23:38:28 1997

 

我開始學著「亂槍打鳥」了..

他實在很難捉摸..有時兩三天不上站..有時一天上好幾次..

我這個獵人槍法笨拙..只能多開幾槍以增加命中的機率..

可是我就是打不中這隻笨鳥..

 

劉備對孔明也只不過是三顧茅廬..

而我已經顧到連茅廬都會不好意思了..

他這隻笨青蛙..沒事幹嘛學孔明呢?..

 

唉…也許我的名字叫白天..而他的名字卻叫黑夜吧!..

 

收音機裏剛好傳來黃小琥唱的「不只是朋友」..

或許我也是如此..我想要的「不只是 mail」..

我的青蛙王子..你的生活作息能不能正常一點呢?..

 

今天是台灣光復的日子..

但我的心..卻開始淪陷了….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1/08

日 期: Sat Nov 8 23:36:42 1997

 

今天是他從香港回來的日子..

他上封 mail 只告訴我說要去香港..但沒說去幾天..

沒想到一去就是五天..

而且當我看到 mail 時..他已經在泰航往香港的班機上了..

 

我其實是很生氣的..因為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回來?..

昨天上線時..看到他的上站次數還是沒增加..

死痞子..臭青蛙..你到底回不回來嘛?..:(

 

所以剛剛上線收到他的 mail 時..我竟然忍不住哭了出來..

他說他去了很多地方..包括太平山和維多利亞港..

他還說太平山上的星星一定沒有我的眼睛明亮..

而維多利亞港的燈光也一定沒有我的笑容燦爛..

 

哼!..出去玩了這麼多天..就想憑這兩句甜言蜜語打發我?..

而且他沒看過我..又怎會知道呢?..

搞不好我的長相比太平山上的猴子還要恐怖..

而我的笑聲比維多利亞港輪船的汽笛聲還要刺耳呢!..:~

 

不過..看在他亂猜竟也猜對的面子上..

我也就不忍苛責了..:)

 

他說今天是長江三峽進行截流合龍工程的日子..

這在他們水利工程界..是件空前的大事..

我才不管什麼是截流或合龍ㄌㄟ..:(

我在意的是..他跟我何時才能「合流」?..

不再像兩條平行流動的河流般..永遠沒有匯流點…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29)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28 01:48:24 1998)

轉信站: bar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1/13

日 期: Thu Nov 13 23:33:56 1997

 

幸好今天是星期四﹍只差一天就是黑色星期五﹍好險﹍:)

 

他早上的 mail 說﹍今天是個非常特別的日子﹍

為何特別?﹍他倒是沒說﹍

難道是他生日?﹍也許是吧!﹍

在這種日子出生確實是沒什麼好驕傲的﹍所以也難怪他不敢說﹍:P

 

他還說他很欣賞我的 plan﹍為了慶祝這個特別的日子﹍

所以他改了幾句:

 

我大聲地咆哮,在寂靜的教室之中。
妳投射過來異樣的眼神。
同情也好,不爽也罷。
並不曾使我的聲音變小。
因為令我度爛的,不是妳注視的目光。
而是我被當的流力。

 

我的手扶著桌角﹍笑出了眼淚﹍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喜極而泣」?﹍

哼!﹍竟敢亂改我的 plan﹍:(

此仇不報非淑女﹍我下次也要改他的 plan﹍

而且一定要讓他流下更多的眼淚﹍:P

 

他到底為什麼會覺得今天特別?﹍

對他而言,什麼樣的日子才叫特別?﹍

其實對我而言,每個收到他 mail 的日子,都很特別﹍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1/23

日 期: Sun Nov 23 23:58:06 1997

 

今天一大早,小雯開著她那輛紅色喜美,載我到墾丁去玩﹍:)

 

我穿著一整套咖啡色系的衣服﹍還背上我的 Cappuccino﹍

小雯罵我神經﹍那有人這樣穿的?﹍她笑我中了咖啡的毒了﹍

可我就是喜歡﹍:P

 

墾丁公園真的好美﹍可惜有些人為的匠氣﹍

不如社頂公園的渾然天成﹍

我在社頂公園那片大草原上﹍留下了我的影子﹍

小雯說從照相機的鏡頭裏看過去﹍就好像看到了一杯咖啡﹍

呵呵﹍這就是我要的感覺﹍:)

 

有兩個男生過來搭訕﹍

他們說:今天的天氣很好叫 sunny﹍兩位小姐很美麗叫 beauty﹍氣質也非常動人叫 pretty﹍若能與妳們共遊則會很快樂叫 happy﹍

小雯則回答說:天氣突然變差了叫 rainy﹍兩位先生長得不怎麼樣叫 ugly﹍看到你們我開始不爽叫 angry﹍再不快走老娘就會抓狂叫 crazy﹍

 

呵呵﹍我怎麼會有小雯這樣的好友呢?﹍:)

更難得的是﹍我仍然能出淤泥而不染﹍保持我的溫柔本性﹍:P

今天真的好高興﹍天氣好、風景好、小雯在我身旁更好﹍:)

 

雖然回到台南已經很累了﹍我還是上線寫下今天的心情﹍

也收到了他寄來的第 20 封mail﹍今天真好﹍從頭到尾都是﹍:)

希望他也很好﹍如果他不好的話﹍我分一點好給他﹍:~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2/03

日 期: Wed Dec 3 23:19:46 1997

 

媽昨晚又打電話來勸我辦理休學﹍

怎麼可能嘛!﹍這是我大學時代的最後一年﹍就這麼放棄不是很可惜?﹍

何況醫生也說我現在是緩解期﹍只要不過度疲勞和避免日曬過多即可﹍

雖然知道媽很擔心我﹍但我不喜歡她老把我當任性的小孩般看待﹍:(

 

好煩ㄛ!﹍睡也睡不著﹍都三點一刻了ㄋㄟ﹍:(

小雯一定在熟睡﹍只好上線去晃晃吧!﹍

咦?﹍竟然讓我看到 jht 這隻笨鳥﹍

呵呵﹍瞄準了他﹍我扣了一下板機﹍這次他跑不掉了吧!﹍:P

 

他說他心情也不好﹍剛好跟我來個負負得正﹍

是嗎?﹍搞不好會讓我雪上加霜ㄛ!﹍:~

不過他真會掰﹍竟掰得我不好的心情煙消雲散﹍:D

而且他竟然知道我留長髮以及不常穿裙子﹍

不知怎的﹍跟他聊天好愉快﹍:)

煩悶的心情一去﹍睡意就跟著來﹍

但我怎能就這樣放過他呢?﹍:P﹍所以我約他早上 10 點再聊﹍

 

今天早上他跟我說他對浪漫的看法﹍

他在 pc 另一端說著﹍我則在 pc 這一端笑著﹍:)

好好玩ㄛ!﹍我不禁想像吟著葉慈的詩時﹍踩到狗屎的感覺﹍:D

【注:葉慈,爱尔兰诗人。】

他真的跟別人不一樣﹍看法總是那麼地鮮明有趣﹍

只可惜小雯提醒我該吃午飯了﹍不然我還想再聽他掰﹍:(

 

嗯﹍今晚決定再等他﹍我好喜歡在線上叫他痞子的感覺﹍:)

為了怕睡著﹍我準備要煮杯濃濃的曼巴咖啡﹍

他明天凌晨還會上線嗎?﹍

還有﹍當我第一次看到他也在線上時﹍

我敲鍵盤的手指好像有點顫抖﹍是興奮嗎?﹍還是緊張?﹍

 

1997 年 12 月 3 日的深夜﹍天冷﹍想念一個人﹍

於是不冷﹍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30)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28 01:51:29 1998)

轉信站: bar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2/04

日 期: Thu Dec 4 23:28:15 1997

 

我在半夜兩點多上線﹍等著等著﹍

收音機傳來「The Lady in Red」的旋律﹍

男歌者極負磁性的嗓音﹍在這寂靜的夜裏﹍更具魅力﹍

當他唱到那句「took my breath away」時﹍痞子上線了﹍

天ㄚ!﹍是歌聲的關係嗎?﹍我真的感到一陣窒息﹍

 

我問他網路上的邂逅如何?﹍因為我想知道他如何看待我們之間的關係﹍

他說網路的出現產生了三種人﹍

然後滔滔不絕地闡述這三種人的特色和差異﹍

我靜靜地看著他傳送過來的文字﹍幻想著他口沫橫飛的模樣﹍

嗯﹍我突然好想看到他﹍:)

 

他說我們都是第二種人﹍不甘心接受酸檸檬的個性﹍

而想成為甜美的水蜜桃﹍

或許是吧!﹍因為我真的很羨慕小雯敢拼愛衝的牡羊座性格﹍

我輕輕撥弄我的頭髮﹍在他說出我可能「時日無多」時﹍

我掉落了幾根頭髮﹍

 

我摸了摸那些掉落的頭髮﹍全身彷彿被電擊﹍

不會的﹍醫生說我得的只是慢性病﹍不是絕症﹍

我仍然可以像正常人般地生活﹍

可是﹍我真的可以嗎?﹍

盡情地揮灑年輕,舞動青春﹍真的是我無法做到的希望嗎?﹍

 

我該聽媽的話休學回台北嗎?﹍

可是回台北後﹍我還能看到他嗎?﹍

不﹍我不要﹍我想看他!﹍

於是我學電視上的廣告詞﹍送給他一句:「伊莎貝爾,我們見面吧!」﹍

【注:伊莎貝爾,台湾喜饼品牌。】

直到他送來一句:「OK」﹍

 

看了看窗外﹍天微微地亮了﹍

黑夜總會過去﹍但我心頭的陰影﹍何時才會散去?﹍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2/13

日 期: Sat Dec 13 23:41:13 1997

 

自從上次在線上碰到痞子後﹍我便習慣在深夜三點一刻上線﹍

這算是我們之間的默契吧!﹍

小雯常問我他是誰?﹍我只笑笑地說他是痞子﹍

倒不是因為 jht 這個沒有母音的 ID 說出來會丟臉﹍

只是他是我心底最深處的秘密﹍我想自私地霸佔著﹍:P

 

我們都聊些什麼呢?﹍反正他就是很會掰﹍所以也不愁沒話講﹍:)

我常轉述他的話給小雯聽﹍小雯說他快可以拿到諾貝爾唬爛獎了﹍:)

可是為什麼他都不問我的名字呢?﹍他都不好奇嗎?﹍

小雯說我可能碰到江湖高手了﹍

才不是ㄌㄟ﹍痞子不是這種人﹍:~

 

雖然已經說好要見面﹍但他不提細節﹍我也就賭氣不提﹍:(

我是女孩子ㄚ!﹍總不能不學會矜持吧!﹍:~

而且他對我而言﹍就像是一面鏡子﹍

我常在他身上看到我的個性﹍尤其是好強這個特質﹍

於是不知不覺地﹍總喜歡處處跟他爭強鬥勝﹍:P

所以誰也不肯先問對方名字﹍誰也不肯先提見面細節﹍

 

剛剛在線上看到一篇名為「香水」的小說﹍

我果然是浪漫的雙魚女子﹍

很想學著故事中的女主角在 Dolce Vita 的香水雨中走過﹍

如果那時他也在身旁﹍一定很甜蜜﹍:)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2/30

日 期: Wed Nov 31 02:16:38 1997

 

在記錄今天的心情前﹍得先吁口氣﹍試著放鬆﹍

原本提醒自己 11 點前要回家的﹍這樣我才能及時完成今天的心得報告﹍:)

結果灰姑娘還是無法在午夜 12 點前回家﹍:P

 

今天凌晨在線上碰到他時﹍他說他感冒了﹍害我擔心了一下﹍

原來是他又在耍痞﹍哼!﹍真是的﹍:(

 

但他竟然開始暗示我該討論見面的細節了﹍

我好高興﹍:)

將近一個月的長期抗戰﹍我終於贏了﹍:)

 

為了小小地懲罰他讓我等了一個月之久﹍

我騙他說我長得並不可愛﹍:P

本想繼續逗他的﹍直到他說:「同是天涯沒貌人,相逢何必太龜毛」﹍

我才答應見他﹍:)

 

我們約在大學路的麥當勞﹍時間是晚上七點半﹍

好小氣的痞子﹍竟然捨不得請我吃一頓﹍:(

小雯說我該遲到個半小時﹍算是對男性幾千年的專制做出無言的抗議﹍

我才不要ㄌㄟ﹍我已經浪費了一個月的時間在等待﹍

我可不願意再多等待一分一秒﹍:)

 

我穿著去墾丁時的那套咖啡色系的衣褲﹍還有 Cappuccino 背包﹍

我要帶著那天的愉悅心情去跟他見面﹍:)

把單車停在 NET 店門口﹍然後我慢慢地走到麥當勞﹍

 

我一眼就認出藍色的他﹍他不僅全身藍色﹍連發呆的樣子也很藍色﹍

像是熟識的朋友般﹍我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因為我想看他回過頭來時﹍滿地找眼鏡碎片的模樣﹍:)

但他的眼鏡並沒有跌破﹍我想他一定是嚇呆了﹍:P

 

在麥當勞裏﹍我仔細地端詳著他﹍

他長得很斯文﹍但笑起來邪邪的﹍

果然有被稱為痞子的本錢﹍:)

他講話總喜歡加上手勢﹍好像說話的是他的手﹍而不是嘴巴﹍

咦?﹍在網路上的聊天不也是靠手嗎?﹍

因此有一段時間﹍我忘了我到底是置身於網路或是在現實之中?﹍

 

我們從盤古開天﹍聊到如何治癒狗的自閉症﹍

我很自然地和他談天說地﹍那種感覺像是在自言自語﹍

因為當我說話時﹍他總是靜靜地聆聽與在意﹍

我也很喜歡今晚見面聊天時的氣氛﹍就像坐在沙灘上﹍吹著涼涼的海風﹍

然後訴說著遠方漁船的故事一樣﹍很平淡也很輕鬆﹍

 

但我就是想考他﹍所以我掰出了一套「咖啡哲學」﹍

當我掰完後﹍我又看到了他那藍色的發呆表情﹍:)

沒想到他竟然也能掰出一套「流體力學」﹍

我發呆的樣子﹍像咖啡色的嗎?﹍

 

我開始覺得他不是一個虛幻的人﹍

他並不只是存活在虛幻的網路世界裏﹍

在現實生活中﹍他依然陽剛而堅強、溫柔卻深沉、敏感又多變﹍

我也覺得我的防禦工事﹍就像是構築在沙灘上的城堡﹍

根本經不起海浪的衝擊﹍

我在他面前﹍已不再好強﹍因為我徹底認輸了﹍

所以﹍我答應了他明天的邀約﹍

 

嗯﹍離三點一刻還有一個小時﹍還是再煮杯曼巴咖啡吧!﹍

我知道他那時一定也會上線﹍我不想讓他失望﹍更不想讓我失望﹍:P

小雯說這叫制約反應﹍她說我已經沒救了﹍:~

制約就制約吧!﹍反正我心甘情願﹍:)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 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31)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y 28 01:55:24 1998)

轉信站: bar

 

發信人: FlyinDance (輕舞飛揚)

標 題: 1997/12/31

日 期: Thu Jan 1 06:03:52 1998

 

嗯﹍該用第二人稱的「你」﹍而非第三人稱的「他」了﹍

因為我決定讓你分享我內心最深處的秘密﹍:)

 

你果然如我預期般地在三點一刻上線﹍看來你也被我制約了ㄛ!﹍:)

只可惜我們下午還得去看電影﹍不然我們又可以像從前般聊到天亮﹍

趕快睡吧!﹍我可不想讓你看到我憔悴的模樣﹍:~

 

我在中午 12 點左右醒來﹍先洗個澡吧!

對女孩子而言﹍飯可以不吃﹍澡不可不洗﹍:P

我哼著歌﹍那使我想起開學那天在工學院路上的輕舞﹍:)

然而當我穿上衣服時﹍我卻看到了我右手臂上的紅斑﹍

 

我愣愣地看著那處紅斑﹍全身彷彿被凍僵﹍

在解凍後的那一剎那﹍我蹲在浴室裏﹍哭了起來﹍

原來過去這三個多月以來﹍我只能在網路裏 FlyinDance﹍

並不能在現實生活中輕舞飛揚﹍

所以我決定聽媽的話﹍回到台北﹍對自己的生命負責﹍

 

擦乾了眼淚﹍待會你就來了﹍

今天我們要去看電影呢!﹍應該要愉快的﹍

可是為什麼要挑鐵達尼號呢?﹍我對悲劇一向是沒有抵抗力的啊!﹍

 

今天的天氣很好﹍台南的天氣一向如此﹍

我把臉蛋藏在你的身後﹍畢竟我已經沒有本錢再曬一點太陽了﹍

即使今天的陽光只是輕輕柔柔的。

坐在你的機車後座﹍我可以看到你耳後泛起的紅潮﹍

痞子﹍其實我和你一樣﹍耳根也會發燙﹍

然而這只有拂過我耳畔的風可以看見﹍

而你繞啊繞的﹍好像在找停車位﹍

但我知道﹍你只是想讓我多待在你身後一會﹍

 

我用髮夾綁了個馬尾﹍那是因為小雯說我臉型的弧線很迷人﹍

所以我不想讓我的長髮遮住我的臉﹍

痞子﹍我希望讓你永遠記住我現在最美麗的模樣﹍

因為過了今天﹍我也許就不再美麗了﹍

 

在排隊買票時﹍是我最接近你的時候﹍

我甚至希望我們就這樣一直排下去﹍買不到票也沒關係﹍

但我的右手臂不時地碰觸到你的左手臂﹍

我感覺到我右手臂上的紅斑正在冷笑著﹍

 

在南台戲院內﹍我終於克制不住我自己﹍

我突然發覺我就像 Titanic 一樣﹍即將沉沒在冰冷的海底﹍

親愛的 Jack﹍你又該如何呢?﹍hate?﹍help?﹍hold?﹍

痞子﹍你並不浪漫﹍你不是那種會被虛構的愛情故事所感動的人﹍

除了 Jack 說了那句:

「Rose, listen to me.. Listen… Winning that ticket was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to me.. It brought me to you… And I’m thankful, Rose… I’m thankful…」

這時我才看到你坐直身子﹍牽動了一下眉間和嘴角﹍

痞子﹍你知道嗎?﹍我也有同感﹍

 

你提醒我電影散場了﹍

沒錯﹍屬於我的電影已經散場﹍但屬於你的人生還是得繼續﹍

痞子﹍不是嗎?﹍

 

但我還是想自私地保留一些跟你有關的東西﹍

我要你在票根上簽名﹍痞子﹍你好笨﹍

那是我認輸的表示﹍我心裏希望你簽下你的本名﹍

這樣我以後的思念才會更具體﹍如果還有「以後」的話﹍

而且我才會更加確定﹍你並不只是存活在網路上﹍

 

痞子﹍我終於可以走在 Dolce Vita 的香水雨中﹍

謝謝你讓我體會「甜蜜的日子」的真諦﹍

但很抱歉﹍再見的話我說不出口﹍

而且既然從網路的 mail 開始﹍就應該以網路的 mail 結束﹍

 

距離我第一次 mail 給你的日子﹍也已經有三個多月了﹍

時間似乎不算短﹍但也不能以長來形容﹍

我們之間的故事是由我起頭的﹍所以也要由我來結束﹍

這叫「解鈴還需繫鈴人」﹍也叫「有始有終」﹍

痞子﹍這次我的成語用得對嗎?﹍

 

也許正如你所說的﹍網路雖然迅速,但並不完美﹍

我可以很快地寄給你我的思念﹍卻無法附上淚滴﹍

嗯﹍天快亮了﹍

待會再寄給你最後一封 mail 後﹍我就該走了﹍

現在的你﹍應該正在熟睡吧!﹍

 

看完她的 mail,我的心情又像是坐了一次雲霄飛車..

但這次更緊張刺激..因為這台飛車還差點出軌..

我從她的日記裏,發現了隱藏在她聰明慧黠的談吐下..

竟然同樣也有顆柔情細膩的心..

我不禁想著..當初她在寫日記時..會想到日後有別人來閱讀她的心嗎?..

或者只是以網路世界裏的她為發信人..而以現實生活中的她為收信人?..

又或者是相反呢?..

 

連續兩個星期..我習慣以自我催眠的方式..

去面對每個想起她的清晨與黃昏,白天與黑夜。

我不斷地告訴我自己..她只能在虛幻的網路裏 FlyinDance..

並不能在現實生活中輕舞飛揚..

希望能去掉這種錐心刺骨的悸動。

我也不斷地去逃避..逃避 pc..逃避任何與咖啡色有關的東西..

把自己放縱在書海中..隱藏在人群裏..

希望能逃避這種刻骨銘心的感覺。

但我還是失敗了…

 

因為錐心刺骨和刻骨銘心,都有骨和心。

除非我昧著良心..除非我不認識刻在骨頭上的那些字..

我的催眠術才會成功。

但我卻是個識字且有良心的人…

 

原來我並非不思念她..我只是忘了那股思念所帶來的激動而已..

就像我不是不呼吸..我只是忘了我一直在呼吸而已..

呼吸可以暫時摒息,但卻無法不繼續。

所以..我決定去找小雯碰碰運氣..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