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6)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Apr  6 00:24:16 1998)

轉信站: bar

 

『ㄚㄚˇ….給我一杯壯陽水….換我一夜不下垂..』,聽到這首改編自劉德華「忘情水」的變態歪歌,就知道是阿泰回來了,看來今夜又有個女孩慘遭毒手。

【注:ㄚ 为注音符号,音为 a,本书简体版译为「啊」。】

阿泰常說他不是不想定下來,只是他條件太好,反而會讓女孩子有不安全感。所以他說,『余豈好色乎…余不得已也…』。

這當然是狡辯,但其實很多男人或多或少都有阿泰的性格。所差別的只是條件不夠,無法風流而已。

 

我告訴阿泰,我剛遇見輕舞飛揚了。

『恭喜恭喜…如此際遇…豈能無酒?..』

開玩笑,我明天還得早起,喝酒會誤事的。

『也對…等你失戀時再喝..』

哇ㄌㄟ…你這樣彷彿是在詛咒我..

【注:ㄌㄟ 为注音符号,音为 lei,本书简体版译为「嘞」。】

『我幹嘛還彷彿…我根本就是在詛咒你..』

horse’s,要不是看在我打不過你的份上,你早就血濺五步了。

『痞子…別生氣…我用的是心理學上的洪水猛獸法…在你有所期待時,狠狠地潑你冷水…你才能步步為營,攻城略地..』

其實這樣也對,要不是這桶冷水,我一定會得意忘形。

 

我是個日夜顛倒的人,早上 10 點以前起床對我而言,是有點難度。

『阿泰…明早叫我起床..』

『細細回憶…妳的淫蕩…彷彿見妳…床上模樣..』

他改唱剛澤斌的『妳在他鄉』。看來,別指望他了。

所以,我調了兩個鬧鐘,一個放床邊;一個放在離床最遠的角落。這樣我才能確保鬧鐘不會只叫醒我的食指。

 

『痞子…這麼巧..』

還好,雖然睡過頭,但仍然準時在10點上了線。

『是ㄚ…怎麼這麼巧..』

女孩子真是奇怪的動物,明明是早就約好的事,偏要裝作一付偶然邂逅的樣子。大概是瓊瑤的小說看太多的緣故吧!她們總覺得靠緣份邂逅的男人最美好。而且男人的美好程度會跟邂逅的浪漫程度成正比。

『痞子…你在吹牛..』

 

吹牛?..好,我說給妳聽。

舉例而言,在夏天的海灘邊邂逅的男子一定要會跑步,要有粗獷的長相,要有古銅泛紅的皮膚,要有海水般明亮的雙眼,最好還要有爽朗的笑聲。然後一面呼喊著女主角的名字,一面朝她飛奔,再抱起她逆時針轉三圈。

『痞子…你再吹ㄚ..』

 

不喜歡夏天?..好,換個季節。

在秋天的街道上邂逅的男子一定要帶副眼鏡,要有斯文的書卷味,手裏要抱著一本詩集,最好要踩著滿地的落葉,發出沙沙的聲響。然後嘴裏輕輕吟著雪萊或葉慈的詩,再深情地告訴女主角她比詩還美。

『痞子…你在亂掰ㄛ..』

【注:ㄛ 为注音符号,音为 o,本书简体版译为「哦」。】

 

我在掰?..好,不說時間的邂逅,改用地點的邂逅。

在無人的山中邂逅的男子一定要留長髮,要有藝術家的特質,要帶著一個畫架、幾張畫布,最好要有很多小鳥停在他身旁看他作畫。然後女主角也許脫光光當他的模特兒,或靜靜地欣賞著他的專注。

『痞子…你吃錯藥了..』

 

吃錯藥?..好,換個比較文明的地點。

在喧鬧的酒吧中邂逅的男子一定要有鬍渣,要有頹廢的氣息,嘴裏要叼根煙,要喝烈酒而不是台灣脾酒,最好還要有雙冷峻的眼神。然後女主角應該會被酒醉的人調戲,而他則英勇而適時地打跑這些人。

『痞子…這些都很浪漫ㄚ..』

 

浪漫?..小姐,浪漫也許只是存在於小說中的情節而已。

現實生活中,在海邊跑步的男子可能會踩到玻璃,然後送去急診。或是女主角太重,以致他的手臂產生肌肉拉傷的運動傷害。

踏著滿地秋天落葉的男子可能會踩到狗屎,因為落葉堆內狗屎多。狗屎由於太臭了,所以他可能不吟詩而改吟三字經。

在無人山中作畫的男子,旁邊的小鳥可能會拉屎在他頭上。或是當女主角脫光光時,他會嫌腰部和臀部贅肉太多,而被她痛毆一頓。

而在喧鬧酒吧中喝烈酒的男子,可能錢會帶不夠,而被留下來洗碗。或是跟人打架時,反而被人打跑,因為沒有理由好人就會打贏架。

『痞子…你跟浪漫有仇嗎?..』

 

跟浪漫有仇?..當然不是,我只是以統計學的觀點得出一些結論而已。

因為以上各類型的男子,無論是健康型、斯文型、藝術型與頹廢型,他們最大的共通點竟然是高,而不是帥!有的愛情小說會顛覆男主角的形象,讓他長得不夠好看。但沒人敢讓男主角不高。因為我不高,所以我要抗議。

『痞子…抗議駁回..』

 

我真的不是普通的無聊與乏味,竟然在網路上跟她討論這些。而且一聊就聊到中午。

『痞子…肚子餓了嗎?..』

『是ㄚ…那妳呢?..』

『嗯…的確該吃午餐了…痞子…』

『那我們是否該….?..』

『痞子…我只是問問…沒有要請你吃飯的意思…』

很好,我不浪漫。而妳也不浪漫…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7)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Apr  8 22:37:51 1998)

轉信站: bar

 

中午跟阿泰吃飯,我們聊起了早上和輕舞飛揚的對談。

『你真是白癡…你幹嘛強調你不浪漫?…你頭殼壞掉?..』

阿泰劈頭就是一頓臭罵,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我的臉都讓你丟光了…你怎會犯了兵家大忌呢?..我…我…』

阿泰夾起一塊雞翅,拿筷子的手氣得發抖,使得那塊雞翅好像要展翅飛翔..

『把馬子有三大忌…一曰不浪漫…二曰太老實…三曰嘴不甜…其中又以不浪漫為首…任何罪惡與不浪漫牴觸者無效…沒聽過嗎?..』

當然沒聽過,我只聽過任何法令與憲法牴觸者無效。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總該聽過吧?…』

這句話一直有爭議性,怎會沒聽過!?…

『其實女人又不賤…幹嘛非得去喜歡壞男人?…那是因為壞男人通常很浪漫…而好男人通常不解風情…所以她寧可選擇壞而浪漫的男人…也不願選擇好而不浪漫的男人…這叫兩害相權取其輕也的道理…懂嗎?…痞子..』

這樣我就懂了。難怪我一直是孤家寡人,而阿泰身旁的女人總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我想我終於可以瞑目了。

 

『換言之…女人可以不介意你不夠高..可以不在乎你不夠帥..可以忍受你不夠溫柔體貼…可以接納你不夠細心呵護..可以寬恕你不夠聰明有趣…但絕不能原諒你不夠浪漫…』

太扯了吧!..那有這麼誇張。

『痞子…很多女人有浪漫情結…就像很多男人有處女情結一樣…對女人而言,她們無法想像小小一層薄膜對男人有多麼重要…正如我們也無法想像浪漫對她們有多麼重要一樣…』

亂講!我從來沒聽過誰有處女情結,更沒聽過誰有浪漫情結。

 

『情結也者…重點在結這個字…你能解得開,就不叫結了..男人當然也知道處女情結不僅無知可笑自私與不公平,但能不能解開這個結是一回事…肯不肯承認自己有這種結的存在,又是另一回事….同理可證…女人亦復如此..』

可是網路上每次討論到處女情結時,大家都覺得有這種觀念的男人,是又笨又混蛋又欠揍,不是嗎?

『痞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果談到處女情結時…女性當然義憤填膺…這是可以理解的事…但男性呢?..有幾個人敢帶種地當眾承認自己有處女情結?..而且如果女孩們都相信男人非處女不娶,於是死守著她們的貞操,那像我這種人不就不用混了?..因此於公於私…我們都必須讓女人相信處女是不重要的…所以我在網路上 post 的第一篇文章就是誓死唾棄處女情結的存在..』

原來如此。難怪阿泰每次和我們吃火鍋時,都說菜很好吃,於是我們就會吃菜,但他卻一直夾肉…

 

『對女人而言…一年有五大節慶…即西洋情人節、中國情人節、她的生日、三八婦女節、耶誕節。…我阿泰縱橫情場近十載…大小數百戰…我敢罵女人三八…我敢放女人鴿子…我敢說女人臉蛋不夠好看…我敢嫌女人身材不夠纖細…但我絕不敢在這五大節慶裏…不上貢一些禮品與花朵以表示忠貞不渝、絕無貳心…』

阿泰點起了煙,語重心長地說著…

『一年 365 天…你在其它 360 天對她很好…反而不及在這 5 天裏讓她覺得浪漫…通常女孩們會因為你在這 5 天裏表現良好…而忘了你在其它 360 天裏對她並不夠在乎的事實…相反地…她們會因為你在這 5 天裏並無特殊表現…而拒絕相信你在其它 360 天裏細心呵護她的事實…』

哇ㄌㄟ…阿泰的屁還沒放完。

『就像一個棒球名人所說的…「不要吹噓你的打擊率很高…不要強調你的安打數很多…你只要告訴我…你的打點有多少?」…痞子…懂了嗎?…適時而帶有打點的安打…才能給對手迎頭痛擊…』

【注:打点,棒球运动术语,通俗地说,就是帮球队打回的分数。】

 

我懂了…但我大錯已經鑄成…又該如何挽回呢?

『痞子…沒關係…反正到時候我會再陪你喝酒的…你有沒有想過…正因為你常失戀…所以你的酒量鍛練得非常好…從這個角度想…你就不會太難過了…正所謂有所得必有所失…這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真諦…』

話雖如此,但我這個塞翁,還有多少匹馬可以丟掉呢?…

 


 

發信人: jht.bbs@bbs.ncku.edu.tw (天蠍的原罪), 信區: novel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8)

發信站: 成大計中 BBS 站 (Fri Apr 10 03:42:00 1998)

轉信站: bar!news.iie.ncku!news.ncku!nckubbs

 

晚上在研究室,繼續為著論文打拼..

說也奇怪,今晚看到那些熟悉的偏微分方程式,卻一直覺得不順眼..

用幾條簡單的偏微分方程式來解釋自然界的物理現象,就叫科學..那為什麼用天上星宿的排列組合來解釋人生,就會叫迷信呢?..

科學應該只是解釋真理的一種方法,不能用科學解釋的,未必不是真理..為什麼學科學的人,卻往往掉入自己所擅長的邏輯的陷阱之中呢?..

 

那隻討厭的野貓,偏偏又在此時發出那種三長一短的叫聲。上線吧!..反正腦筋已經打結了..程式一定寫不下去…

『痞子…終於看到你了…晚安ㄚ…:)..』

終於?這個形容詞好奇怪。更奇怪的是,為什麼這麼晚了她還在線上?..該不會又是心情不好吧!?..

『是ㄚ…妳我相逢在黑夜的網路上…真是有緣…』

學學徐志摩,也許她會覺得我還是很浪漫的。

 

『痞子…跟緣份無關…因為我是刻意從兩點多等到現在的…』

『真的假的?…沒事幹嘛等我?..』

『我想跟你聊天ㄚ!…不然我睡不著…』

『妳得了被害妄想症嗎?…非得在睡前受到一點驚嚇才睡得著嗎?..』

『:)…』

這次的笑臉符號是用全形字打的,看來笑得比較大聲…

 

『痞子…繼續中午的話題…那你覺得網路上的邂逅如何呢?…』

拜託…那壺不開提那壺…中午剛被阿泰訓了一頓…現在怎敢再講..

『網路上的邂逅….很…很…很浪漫ㄚ…』

我果然不擅於說謊,昧著良心時,連打出來的字也會抖…

『痞子…你騙人ㄛ…你又不是浪漫的人…』

完了…快要跟阿泰去喝酒了…

 

『痞子…說說看嘛!…我喜歡聽你扯…』

『既然知道我是扯…何苦還要聽我扯…』

『痞子…這叫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也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這傢伙,別的不學,竟學我喜歡亂用成語。看看馬廄,我只剩下這匹馬了。該據實以告?還是含混帶過?我不禁猶豫著…

 

『痞子…你當機了?…還是在發呆?..』

『嗯…我在思考今天的太陽為何如此之圓?..』

『痞子…別轉移話題…我可是等了你一個鐘頭ㄛ..』

好厲害,連顧左右而言他,這種國民黨高級官員才會的技巧也會被識破。

『現在很晚了…我怎忍心為了一己之私,讓妳聽我大放厥詞呢?..』

『痞子…拖延戰術也沒有用ㄛ…』

最後一張王牌也失效,看來只得屈打成招了。

 

其實網路上的邂逅,的確是很浪漫。

因為浪漫通常帶點不真實,而網路並不真實。所以由此觀之,網路上的邂逅是具備浪漫的條件。

『痞子…網路為何不真實?…虛幻的應是人性而非網路,不是嗎?..』

 

話雖如此,但網路由於有很安全的防護措施,所以通常會產生三種人。

第一種人會在網路上突顯其次要性格。

一般人應該具有多重性格,而在日常生活處世中,所展現的為主要性格。次要性格很可能被壓抑,也很可能自己本身並未察覺有這種性格。

但在網路上,代表自己的,已不再是血肉之軀,而是一些英文字母。少了所有的應酬與必要的應對進退,也少了很多利害關係。

於是豬羊變色,反而在刻意或不自覺的情況下,展現自己的次要性格。

『是這樣嗎?…那第二種人呢?..』

 

第二種人會在網路上變成他「希望」成為的那種人。

人性千奇百怪,一定會有某些性格是妳特別欣賞與羨慕的。但很可惜,這些性格未必為妳所擁有。

於是妳會很希望成為擁有這些性格的另一種人。而網路正好提供這個機會,讓妳變成這種人。

舉例而言,平常沉默寡言的,在網路上可能會風趣健談。而害羞文靜的,則很容易變成活潑大方。

『痞子…你在蓋嗎?…那第三種人呢?..』

【注:蓋,遮蔽,掩盖。】

 

我沒臭蓋,這是我一個唸台大心理研究所朋友的碩士論文。

第三種人會在網路上變成他「不可能」成為的那種人。

上帝是導演,牠指定你必須扮演的角色,不管妳喜不喜歡。而網路上並沒有上帝,因此所有角色皆由妳自導自演。於是妳很可能在網路上扮演妳日常生活中根本不可能扮演的角色。

舉例而言,妳若是女的,很可能會在網路上變成男人。反之亦然。或者妳已30歲,很可能會在網路上裝成17歲的幼齒姑娘。反之亦然。又或者妳明明是恐龍,很可能會在網路上以絕代佳人自居。反之亦然。

『痞子…那你是屬於那一種人?…而我呢?..』

 

我不願意相信妳是第三種人,因為我也不是第三種人。

而由於在網路上第一種人最多,所以妳也不是第一種人。

因為妳特別。

而讓特別的妳所欣賞的我,自然也有點特別。所以我們都是第二種人。

『痞子…你很臭屁ㄛ…那如果我們都是第二種人…是好還是壞呢?..』

 


 

作者: jht (天蠍的原罪) 站內: Story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9)

時間: Mon Apr 13 03:28:05 1998

 

這不是好與壞的問題,而是應不應該的問題。

我們應該要成為第一種人,而不應該成為第二或第三種人。

『痞子…請繼續放吧!…小女子洗鼻恭聞..』

 

第一種人最真實。

因為他所展現的,還是屬於自己的性格。而且換個角度想,他反而更能挖掘出自己潛在的優點。

例如有很多人在板上寫文章後,才發覺自己有當作家的天份。也有很多人在板上和人開罵後,才驚訝自己的臉皮厚度不輸給立法委員。於是從網路上得到成長。

 

第二種人最愚蠢。

因為他總是羨慕別人的優點,而忘了去欣賞自己本身的優點。

如果他是檸檬,就應該試著去喜歡酸味,而不是去羨慕水蜜桃的甜美。因為水蜜桃也可能羨慕檸檬的酸。

『痞子…那麼你我都是酸檸檬囉!..這樣算不算同是天涯淪落人?..』

酸則酸矣,淪落則未必。而且兩個酸檸檬碰在一起,不也挺浪漫?

『痞子…別又假裝浪漫ㄛ!..你果然是希望變成浪漫的第二種人..』

好厲害,這樣也會被她抓包。看來她比我酸。

 

『痞子…My ears will go on…所以也請你go on..』

第三種人最可憐。

因為如果他必須變成另一種他不可能成為的人,才能得到樂趣。那麼無論他能不能得到樂趣,他都無法享受這種樂趣。而且久而久之,便會得到所謂的「網路性精神分裂」。

他很容易將所有的人際關係與喜怒哀樂,建築在網路上。一旦離開了網路,便會無所適從。

 

『痞子…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是第二種人?..』

其實也很簡單。主要是因為我平凡。

我身材不高也不矮,長相不醜也不帥,個性不好也不壞。雖然已習慣於平凡,但有時卻不甘於平凡。因此網路便成為我讓自己不平凡的最佳工具。

 

『痞子…可是你剛說你有點特別的…不是嗎?..』

平凡加上有點特別,所以是特別平凡。

所以我更希望成為另一種人。

 

『痞子…那你希望變成誰呢?..』

我當然希望像阿泰一樣,浪漫而多情,風趣而健談。因為這是我所缺乏的。

『痞子…那我呢?..』

 

妳?我不知道。

妳想輕舞飛揚,希望盡情揮灑年輕,舞動青春。

但如果這只是妳無法做到的希望,那麼只有兩種可能。

一是妳即將老去;二是妳時日無多。

 

我想我講錯話了,因為她一直沒再傳送任何 Message 過來。

我不禁自責自己的變態,幹嘛扯這些東西?

雖說這是我朋友的碩士論文,但他的口試並未通過。所以一切都還只是停留在唬爛的階段。

再等等吧!也許她當機了。

 

記得阿泰有次也是如此,那時他的網友送來一句:

『阿泰…我已經兩個月了…』

阿泰大吃一驚,狼容失色。他說他一直很小心的,不可能出問題。難道是那種在超市買的買一送一,還附贈激情持久環的保險套出了問題?

幸好後來她又送來一句:

『Sorry…剛剛當機…我是說我已經兩個月了…沒看到你…我很想念你..』

 

所以我繼續等著。

雖然只等了幾分鐘,但我覺得好像等了數小時之久。

我很想道歉,卻不知從何說起。

直到她傳來這句:

『痞子…伊莎貝爾…我們見面吧!..』

我毫不猶豫,輕輕地在鍵盤上敲下 O、K 兩鍵。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