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4)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r 26 23:20:34 1998)

轉信站: bar

 

該讓「輕舞飛揚」出場了。自從她頭殼壞掉 mail 給我並說我很有趣後,我就常希望能在線上碰到她。

不過很可惜,我們總是擦身而過,所以我也只能回 mail 告訴她,為了證明她有先見之明,我會努力訓練自己成為一個有趣的人。

因此我寄 mail 給她,她回 mail 給我,我又回她回給我的 mail ,她再回我回她回給我的 mail ,於是應了那句俗話:「冤冤相報何時了」。

雖然說冤家宜解不宜結,不過我和她的冤仇卻是愈結愈深。

 

其實最讓我對她感到興趣的,也是她的 plan:

我輕輕地舞著,在擁擠的人群之中。
你投射過來異樣的眼神。
詫異也好,欣賞也罷。
並不曾使我的舞步凌亂。
因為令我飛揚的,不是你注視的目光。
而是我年輕的心。

 

我實在無法將這樣的女子與恐龍聯想在一起。但如果她真是恐龍,我倒寧願讓這隻恐龍飽餐一頓,正所謂恐龍嘴下死,作鬼也風流。

阿泰好像看出了我的異樣,不斷地勸我,網路的感情玩玩就好,千萬別當真,畢竟虛幻的東西是見不得陽光的。就讓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網路的歸網路,現實的歸現實。

因為躲在任何一個英文 ID 背後的人,先別論個性好壞或外表美醜,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如此又能產生什麼狗屁愛情?

 

這不能怪阿泰的薄情與偏激,自從他在 20 歲那年被他的女友 fire 後,他便開始遊戲花叢。

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他被蛇咬了以後,卻從此學會了剝蛇皮,並喜歡吃蛇肉羹。

而且他遇見的女性網友,倒也不乏一些只尋找短暫刺激之輩,有時第一次見面就會問他:「君欲上床乎?」。

因為子曰:「美女難找,有身材就好」,所以除了恐龍外,他通常會回答:「但憑卿之所好,小生豈敢推辭?」。

然後她們會問:「Your place or My place?」,他則爽快地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重點是跟誰做,而不是在哪做」。

阿泰真狠,連這樣也要之乎者也一番,更狠的是,他通常帶她們回到家裏,而把我趕出去流落街頭。

 

在一個苦思程式的深夜裏,研究室外的那隻野貓又發出斷斷續續的叫春聲,三長一短,表示大約是三點一刻。

上線來晃一晃,通常這時候線上人最少,而且以無聊和性饑渴的人居多,若能碰上一二個變態的女孩,望梅止渴一番,倒也是件趣事。

阿泰說女孩子的心防愈到深夜愈鬆懈,愈容易讓你輕鬆揮出安打。

 

安打?是這樣的,我們常以棒球比賽來形容跟女孩間的進展。一壘表示牽手搭肩;二壘表示親吻擁抱;三壘則是愛撫觸摸;本壘就是已經 ※&@☆ 了《基於網路青少年性侵害防治法規定,此段文字必須以馬賽克處理》。

阿泰當然是那種常常擊出全壘打的人,而我則是有名的被三振王,到現在還不知道一壘壘包是方還是扁。

如果是被時速 140 公里以上的快速球三振那也就罷了,我竟然連 120 公里的慢速直球也會揮棒落空,真是死不瞑目。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5)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r 30 16:19:38 1998)

轉信站: bar

 

pc 剛好在此時傳出了噹噹的聲響,太好了!魚兒上鉤了。

不知道是那個癡情怨女從一大堆飢渴的雄性野獸中,沒有天理地選擇了我為送 Message 的對象,我也不知不覺地流下了欣慰的口水。

 

按照慣例,先雙手合十虔誠地向上帝祈禱,求祂賜給我一個寂寞難耐的絕色美女。然後用沒擦過屁股的左手按了下鍵盤,出現的是:

『痞子….這麼晚了還沒睡?』

哇ㄌㄟ….不會吧!?竟然是「輕舞飛揚」!這個不知是頭髮飛揚還是裙子飛揚的女孩。

【注:ㄌㄟ 为注音符号,音为 lei,本书简体版译为「嘞」。】

 

趕緊將快滴下的口水吸住,做了幾下深呼吸。阿泰此時不知道又在那個無知少女的床上,這麼重要的關頭,只有我在孤軍奮戰。早知如此,今晚就叫他吃素,別殺生了。

怎麼辦?憑我三腳貓的幽默感和略顯癡呆的談吐,怎麼能吸引她呢?

 

『痞子….我心情不好睡不著….你也是嗎?』

horse’s!都怪阿泰不好,幹嘛沒事叫我取什麼「痞子蔡」的暱稱,還說什麼這樣叫做「置之死地而後生」,反而會達到吸引純情少女的反效果。

我以前的暱稱,諸如:「愛妳一萬年」、「深情的 Jack」、「浪漫是我的綽號」、「敢笑楊過不癡情」、「妳敢 jump 我就 jump」….不也性格地一蹋糊塗?如今竟讓她叫我痞子,真是情何以堪啊!

 

『我心情也不好….讓我們負負得正吧!』

好不容易擠出了這麼一句,卻也已冒出了一身冷汗。

其實我心情也不見得不好,只是順著她的話頭講,不要剛開始聊天就做出忤逆的事。而且如果她待會問我為何心情也不好時,我就可以回答:「妳心情不好,我的心情又怎麼好得起來?」。

雖然有點狗腿,不過阿泰常說:「狗腿為談戀愛之本」。而且女孩子是種非常奇怪的動物,她相信她的耳朵遠超過相信她的眼睛,所以與其做十件體貼的事讓她欣慰,倒不如說一句好聽的話讓她感動。

 

『好ㄚ!….可是你還沒向我問好ㄋㄟ….』

【注:ㄋㄟ 为注音符号,音为 nei,本书简体版译为「哪」。】

該死!竟然緊張到連做人的基本禮貌都忘了,虧我還號稱為系上的品行教科書以及道德狀元郎。

如果讓學妹們知道這件事,豈不讓她們少了一個暗戀的對象?我真是無顏見江東姐妹了。

 

『長髮飄揚的女孩….妳也好….』

我心裏一直希望她飛揚的是頭髮,而不是裙子。所以自然而然的,就覺得她該有一頭長髮。上帝保佑,千萬別讓我猜錯。

 

『咦?….你怎麼知道我留長髮?』

Bingo!竟然被我ㄨ到,太好了,可以證明她不是花癡了。這情景,怎一個爽字了得!

【注:ㄨ 为注音符号,音为 u,本书简体版译为「悟」。】

 

『我不僅知道妳留長髮….我還知道妳不常穿裙子….』

要賭,當然就賭大一點,要是再讓我ㄨ到,天下就準備太平了。

 

『咦 again?….連本姑娘不喜歡穿裙子你也知道?』

老天ㄚ!何苦如此厚待我?我只不過比別人多一份老實,比別人多一份誠懇,犯不著如此獎勵我吧!?

 

『我只是覺得妳一定有雙美腿….所以不應讓裙子遮住妳的曲線….』

阿泰的特訓果然有用,他說男人一定要學會甜言蜜語,而當男人講甜言蜜語時,最大的敵人不是女人的耳朵,而是男人的胃。

如果當我講出任何阿諛奉承諂媚巴結的噁心言語而不讓我的胃覺得抽筋時,我就可以出師了。如今,我終於學成歸國了。

 

『呵….:)….』

這是網路上女孩的特權,當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你時,就會用「呵」或笑臉符號「:)」來打混過去。

這真的是高招,不僅不露痕跡地接受了你的讚美,還一付不關她的事的樣子。

 

『心情好點了嗎?….美麗的輕舞飛揚小姐….』

雖然我很好奇她到底為何心情不好?但絕不能直接問她。

因為當女孩心情不好時,情緒是很不穩定的,單刀直入的問法會她讓她覺得煩躁火大。萬一她剛被二一,或是剛告別處女,或是剛踏到狗屎,我一定會被她罵得滿頭包。

【注:二一,单一学期所修的学分中有二分之一以上不及格。】

所以,換個方式問,比較合乎孫子兵法的「迂迴進擊」和「誘敵深入」。而且看在我說她美麗的份上,所謂不看僧面看佛面,她也不至於當場翻臉吧!?

 

『嗯:)….好多了….可愛的痞子先生….』

可愛?這種形容詞雖不滿意,但還可以接受,不過痞子再怎麼可愛也還是痞子。明天得再想個優雅一點的暱稱了。

 

『知道妳心情變好….我的心情也跟著好轉….妳說奇怪不奇怪?』

剛才埋設的伏筆,現在可以派上用場了。而且明明是拍女孩的馬屁,卻裝作一付無辜的樣子,正所謂「拍而示之以不拍」,也是獨孤九劍中「無招勝有招」的真諦。

 

『呵:)….痞子….我該睡了….明早十點上站….陪我嗎?』

由她的反應看來,剛才拍的那個馬屁,無論是力道與施力點,都是恰到好處。跟阿泰在一起這麼久,日子倒也沒有白過。

 

『赴湯蹈火….尚且不辭….何況陪妳聊天乎?』

天ㄚ!我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句這麼有深度的話呢?這句話大概可以列入網路年度十大佳句了。我想唐伯虎復生,也不過如此吧!?

雖說我是受到阿泰的薰陶,但我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更難得的是,我說這句話時,敲鍵盤的手竟然一點也不會發抖,看來我的確有在情場中打滾的天份。我深深地被自己的天賦異稟所感動……

 

『呵:)….那麼明早見了….晚安….痞子』

 

『小小吐槽一下….應是今早見….晚安 you too』

 

離了線,忍不住想學電視裏的廣告大叫:「我出運了..我出運了」。看來這次打擊,有希望能敲出一隻安打。

而研究室的窗外,那隻野貓的叫春聲又更響了……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