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1)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r 22 01:41:45 1998)

轉信站: bar

 

跟她是在網路上認識的。怎麼開始的?我也記不清楚了,好像是因為我的一個 plan 吧!那個 plan 是這麼寫的:

如果我有一千萬,我就能買一棟房子。
我有一千萬嗎?沒有。
所以我仍然沒有房子。

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飛。
我有翅膀嗎?沒有。
所以我也沒辦法飛。

如果把整個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澆不熄我對妳愛情的火燄。
整個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嗎?不行。
所以我並不愛妳。

 

其實這只是我的職業病而已。我是研究生,為了要撰寫數值程式,腦子裏總是充滿了各種邏輯。

當假設狀況並不成立時,所得到的結論,便是狗屁。就像去討論太監比較容易生男或生女的問題一樣,都是沒有意義的。

在 plan 裏寫這些阿里不達的東西,足證我是個極度枯燥乏味的人,事實上也是如此。所以沒有把到任何美眉,以致枕畔猶虛,倒也在情理之中。

【注:阿里不达,台湾俗语,不伦不类不三不四之意。枕畔犹虚,与膝下犹虚如出一辙,可喻为孑然一身。】

 

而她,真是個例外。她竟 mail 告訴我,我是個很有趣的人。

有趣?這種形容詞怎麼可能用在我身上?就像用誠實來形容李登輝一樣,都會讓人笑掉大牙。我想她如果不是智商很低,就是腦筋有問題。

【注:李登辉,中华民国前总统。】

看她的暱稱,卻又不像,她叫「輕舞飛揚」,倒是個蠻詩意的名字。不過網路上的暱稱總是虛虛實實,虛者實之,實者虛之,做不得準的。

換言之,恐龍絕不會說她是恐龍,更不會說她住在侏羅紀公園裏,她總是會想盡辦法去引誘你以及誤導你。

而優美的暱稱,就是恐龍獵食像我這種純情少男的最佳武器。

 

說到恐龍,又勾起了我的慘痛記憶。我見過幾個網友,結果是一隻比一隻兇惡,每次都落荒而逃,我想我大概可以加入史蒂芬史匹柏的製作班底,去幫他做電影特效了。

【注:史蒂芬史匹柏,《侏罗纪公园》导演。】

室友阿泰的經驗和我一樣,如果以我和他所見到的恐龍為 X 座標軸,以受驚嚇的程度為 Y 座標軸,可以經由迴歸分析而得出一條線性方程式,然後再對 X 取偏微分,對 Y 取不定積分,就可得到「網路無美女」的定律。

因此,理論上而言,網路上充斥著各種恐龍,所差別的只是到底她是肉食性還是草食性而已。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2)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r 22 03:20:48 1998)

轉信站: bar

 

要介紹「輕舞飛揚」之前,得先提一提阿泰。

打從大學時代起,阿泰就是我的哥兒們,不過我們的個性卻是天南地北。他長得又高又帥,最重要的是,他有張又甜又油的嘴巴,我很懷疑有任何的雌性動物能不淹沒在他那滔滔不絕的口水之中。

我喜歡叫他「Lady Killer」,而且他還是職業的。慘死在他手下的女孩,可謂不計其數,受害者遍及台灣全島。他在情場上百戰百勝,但絕不收容戰俘,他說他已經達到情場上的最高境界,即「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據說這比徐志摩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還要高竿。徐志摩還得揮一揮衣袖來甩掉黏上手的女孩子,阿泰則連衣袖都沒有了。

【注:高竿,原指撞球技巧高明,后比喻人很厉害,手段高明。】

 

阿泰總是說我太老實了,是情場上的砲灰。這也難怪,我既不高又不帥,鼻子上騎著一支高度近視的眼鏡,使我的眼睛看起來瞇成一條線。

記得有次上流力課時,老師還突然把我叫起來,因為他懷疑我在睡覺,而那時我正在專心聽講。

可能八字也有關係吧!從小到大,圍繞在我身旁的,不是像女人的男人,就是像男人的女人。

阿泰常說,男人有四種類型:第一種叫「不勞而獲」型,即不用去追女孩子,自然會被倒貼;第二種叫「輕而易舉」型,雖然得追女孩子,但總能輕易擄獲芳心;第三種叫「刻苦耐勞」型,必須絞盡腦汁,用盡 36 計,才會有戰利品;而我是屬於第四種叫「自求多福」型,只能期待碰到眼睛被牛屎 ㄍㄡˊ 到的女孩子。

【注:ㄍㄡˊ 为注音符号,音为 gou,本书简体版译为「勾」。】

 

阿泰其實是很夠朋友的,常常會將一些女孩子過戶給我,只可惜我太不爭氣,總是近「香」情怯。

不過這也不能怪我,只因為我多讀了幾本聖賢書,懂得禮義廉恥,而講究禮義廉恥通常是追求女孩子的兵家大忌。

舉例來說,我跟一個不算瘦的女孩去喝咖啡,我好心請她再叫些點心,她卻說她怕會變胖,那我就會說妳已經來不及了。

去年跟一個女孩子出去吃飯,她自誇朋友們都說她是「天使般的臉孔,魔鬼般的身材」,我卻很正經地告訴她,「妳朋友說反了」。幸好那時我們是吃簡餐,我只是被飛來的筷子擊中胸前的膻中穴而已。如果是吃排餐,我想大概會出人命了。

 


 

發信人: jht@bar (痞子蔡), 信區: novel

標題: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3)

發信站: 成大資訊所_BBS ( Mar 25 02:03:21 1998)

轉信站: bar

 

經過了那次死裏逃生的經驗,我開始領教到恐龍的兇殘。

後來阿泰想出了一個逃生守則,即日後跟任何女性網友單獨見面時,要帶個 call 機。

我們會互相支援,讓 call 機適時響起,若碰到肉食性恐龍,就說「宿舍失火了」;若是草食性恐龍,則說「宿舍遭小偷了」。

於是阿泰的房間發生了四次火警,六次遭竊。我比較幸運,只被偷過五次。

 

所以在見到「輕舞飛揚」之前,我的心臟其實已經被鍛鍊得很堅強,即使再碰到恐龍,我的心跳仍能維持每分鐘 72 下。

阿泰曾經提醒我,她如果不是長頭髮,就會是花癡,因為女孩子在跳舞時只有兩個地方會飛揚:頭髮和裙子。頭髮飛揚當然很美;但若裙子飛揚,則表示她有相當程度的性暗示。

不過我一直認為她與眾不同,當然我的意思不是她特別大隻。書上說天蠍座的人都會有很敏銳的直覺,因此我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至於阿泰,他雖然能夠一眼看出女孩子的胸圍,並判斷出到底是 A 罩杯還是 B 罩杯;或在數天內讓女孩子在床上躺平,但他卻未必能真正地瞭解一個女孩子。

 

阿泰常引述莎士比亞的名言:「女人是被愛的,不是被瞭解的」,來證明瞭解女人不是笑傲情場的條件。事實上,這句話真的有道理。

記得我以前曾經一男四女住過,真是苦不堪言。生活上的一切細節,都得幫她們打點,因為女生只知道風花雪月,未必知道柴米油鹽。

為了保護她們的貞操,我每天還得晚點名,我若有不軌的舉動,別人會笑我監守自盜;我若守之以禮,別人就叫我柳下惠,或者遞給我一張泌尿科醫師的名片。

夏天晚上她們洗完澡後,我都得天人交戰一番,可謂看得到吃不到。跟她們住了兩年,我只領悟到一個道理,即是再怎麼純潔可愛溫柔天真大方端莊小鳥依人的女孩子,她們捲起褲管數腿毛的姿勢都一樣。而且她們都同樣會叫我從廁所的門縫下面塞衛生紙進去。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