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的最后一天,L 离职了。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ta 不是悠哉地度过这一天。这一天里依然 push 了多次,若干个 update 和 fix;要不是事先知道 ta 要走,看那一页 activity 怎么也不会猜到。

距离下班还有三分钟,ta 提交了最后一个 commit。

我来面试时,技术面其中的一个负责人就是 ta。那天的场景如今回忆起来已经支离破碎;只留下轻微的第一印象,人挺好。

第二个周末,上头下了一个紧急需求,分配了四人进行开发——两个队长:L、C,两个实习生:我、W。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与 L 合作。能和部门里的两个大侠合作,对于新人来说还是挺欣慰的。

再后来,ta 给了我一个练手的需求:更新一张表里的某个字段。这张表有几百万条记录,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大的数据量,还很激动和不知所措。花了若干时间完成后,把项目地址给了 ta。之后这个项目最后有没有跑起来过呢,我也不知道了。

此后,就再也没有和 L 有过交集了;虽然 ta 就坐在我斜对面而已。

C 和 L 差不多,也很厉害;ta 在二月结束的前一周离职。

除了那次临时需求,我找 ta 请教过几次问题,交流中得知 ta 非科班出身,靠自学努力成长。这不由得让我觉得 ta 是部门里最值得敬佩的同事。

两个大侠依次离职,团队出了什么问题很多人其实心知肚明。

我很矫情,不管是爱是恨,会在公司待满一年。到时候会怎么样,就让未来的自己去选择吧。

部门,天气,臭猫,去留,风俗,各种事糅合在一起,情绪很低落。半夜起来,请了周一的假,定了今天上午去烂漫之城的票。想去妈港走一走,想去南门看一看,去养老院转一转。

凌晨六点半,大风肆起,仿佛台风登陆。收完衣服后,看了下天气预报,粤中都是雨。默默地撤回了请假申请,退了票。

真想自私地认为,这场大风大雨都是为了阻止我回去。

可是老天却那么地勤俭,看到我退了票,风停了雨也停了。

也真是的,不会找个理由,让我觉得不会那么亏。

你知不知道这很让我怄气。

你当然不知道。

我不想喜欢你了。

假如选择另一个学校。

高中贪玩,最终成绩连模拟考水平都达不到。有看过东北的学校,也看过西南的学校,那时候还很幼稚地想,也不是很远嘛。不过还是怀着侥幸的心理,报了隔壁省的一个学校,然而没过。不甘于上高四,惭愧地来到了浪漫之城。

浪漫之城挺好的,我喜欢这里。

可如果选择了另一个学校,我也会喜欢上那个城市吧。

假如选择另一个专业。

对计算机的兴趣,总感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叛逆心理。父母越不让我玩,我就越想玩。如果稍微改变一下过去,降低这个兴趣值,现在的我也许会走上物理学道路吧。

当年我对物理的热爱,老师对我的偏爱,如今都成为了过眼云烟。所有的先天优点,都不再是闪光。

两个如果,不管怎么组合排列,最终的结果就是不会在这里从事这份工作。

对于工作地,当初没多大想法,羊城或浪漫之城,哪里能找到工作就去哪;鸟都呢,不喜欢不排斥。羊城交通好,浪漫之城地方熟,鸟都回老家方便。

如果一年之期失败,如今来看,也许会选择离开鸟都吧;难过的地方不宜久留。

木成盒可以出国,但我不可以。

现在多了一个新的选择,鹅城。一个完全没有经历的城市,但又如何呢。

浪漫之城虽好,可也是一个容易勾人回忆的旧地。更何况,老天也不让我回去。

羊城或者鹅城,又或者是哪里。

对于工作,如果换了一条路,可能现在会在研究电路,研究自动化。似乎也是不怎么样的路,但同样,又如何呢。

未来的东西都交给未来的自己,愿你的选择即使后悔也不会痛很久。

老慕失败的时候,可以卖掉房子出国读书,可以再也不回来。这时候我就非常羡慕了,有书读真好。

假如我大三的时候选择了考研。

有了一个方向,才会努力地去奋斗。为什么要考研?因为才能继续当学生啊,我会恶狠狠地和过去的自己强调这个道理。

小时候的学生最快乐,但老了的学生也比不是学生的人快乐,能理解吗。

能继续傲游在学校中,背诵和做作业多幸福。

第三条道路,公务员。

就好像韩静吴那般,职场不如意,便选择了警察。即使警察也是另一个职场,但总能让人感受到不一样的地方。

也许当了警察,繁忙的工作就不会让自己有那么多闲暇时间乱想了呢。

我这个人的缺点就是容易乱想。

所以,晚上忌熬夜,因为乱想会引发各种症状。

矫情的人总是在夜晚嗷嗷叫,试图利用黑夜隐藏自己的懦弱和胆小。

如果我早点睡,昨晚也许就不会失眠,那么就不会请假和订票。我会一觉睡到翌日,而今天凌晨最多就是痴痴地收拾衣物,然后接着睡,最后度过一个也挺不错的周末。

真是个不敬业的人呐,又消极又无趣,和外面的阳光格格不入。

哪里能有这么多假如呢,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关掉社交软件的消息提醒,把注意力放回现实,想一些阳光的事。

在以前,我会想到养一只宠物;一周前因缘实现之。可是呢,当晚就开始后悔;即使到现在,也还是爱不起来。也许只是我自己的错,而不是宠物的问题。

能继续带它走多久也随缘吧;它会是第一只,也是最后一只。一个懒人是不配养宠物的。

从深层次的角度来说,喜欢的是宠物,又或者是什么呢?养宠物的环境,一起养宠物的人。

与动物相对的则是植物。等与这只小东西分别,就换成养植物。不过现在表现得再怎么喜欢,我也不敢打包票了——要是到时第一天晚上就觉得招虫呢?

喜欢总是有代价的。

看书也是一个好的选择。上周起兴,买了《橘生淮南》,凑齐振华三部曲。朋友说,我喜欢的都是青春校园。想了想,确实如此。不管是书籍还是剧集,喜欢的都是这一类,沉迷其中,好像想靠它们弥补自己的过去。

还看中了一本《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可惜绝版了;愿改编电影上映后能再版。

另一个相关的兴趣是写字。毕业后,一个月里写的字都没上学期间一天写得多,真怕到时候提笔忘字。从誊写古诗词开始吧。

画饼很简单,难的是过程。

然而,开始和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的路人,每一个地方都是历史的遗迹。」

正月廿七,鸟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