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次聊天中提到了社团,让我想起了这些年管理公众号的日子。

大一从干事的身份开始做起,第一次接触了微信公众号这一新媒体。花了挺长的时间摸索着整个管理后台,又花了更长的时间学习使用当时其实特别不好用的图文编辑器。部长当时还申请了一个公众号小号,提供给我们练习使用,可以在上边随意地发布图文。

图文编辑是最麻烦的一个点。我喜欢用朴素的风格,但其他人都用模板——排版怎么复杂怎么来。

「我要五彩斑斓的黑」,指导老师正声说道。

部长们推荐了一些第三方在线编辑器给我们,它们内置了各种模板、色块。轻松点击,编辑,一篇五彩斑斓的推文就出来了。

花了更长更长的时间让自己学会去用这些模板,学会做自己能接受上头也能接受的风格。

带风格的推文,实际上就是内嵌 CSS 的 HTML。那时候公众号平台的图文编辑器还没有检测机制,我可以打开开发者工具窗口,直接编辑 CSS 和 HTML,解决潜在的问题。可是呢,后来平台更新,在开发者工具窗口里编辑网页代码时,不用特殊手段保存的话图文会被编辑器自动恢复原状。

公众号那时候还没设置微信号(公众号也是有微信号的),搜索得靠搜邮箱。然后我就参与构思,最后给设置上。

大一下的时候,系里新开了一个公众号,打算做全系统一的对外公众号平台。很幸运,得到师兄师姐的认可,我作为我们组织的代表,和副团一起参与到这个初创公众号的发展建设中。五个组织一个社团,但参与的人实际上没多少,除了我们组织就是学生会了。可是学生会那边的同学后来基本不参与,所以最后话语权就全到了我们组织这边。

大二,我们五个小伙伴都留任,成为了各个部门的部长或副部。这时候我们还是得写推文,但频率已经降低,开始培训着新加入的干事们。我把我学习的路径分享给鲜肉们,但受用的人并不多。尤其是直接编辑 HTML 代码,对于他们来说难度太高了。

时任毕业换届,我们组织自己的号和系里的号,两个号的管理员权限都转到了我名下。那时候公众号平台还没有那个恶心的规定:管理员必须是公众号主体。不过这也为后面把管理员转出去埋下了坑。

开始用新号后,我就提出了意见,要把当时的头像换掉。大家通过,可是又没人做新头像。于是,又是我来搞。我把之前写的一段代码作为背景图,加个模糊再加关键词,就那样子做了一张新头像。

我们组织已经全部转到了新号上,所以原号在把管理员权限转到我这里后,就开始了「关停」状态。

值得感慨的是,同期,另一新媒体平台——微博,我们组织的蓝 V 号,在开学后发了一个月的动态,十月份的一天,也停更了。对于高校——或者说我们学校——来说,微博时代已经结束,新的微信公众号时代已开始。

大一那年开始,「官微」指「官方微博」,没听过学校有哪个部门有公众号。一直到现在,「官微」即「官方微信」,哪个部门要是没公众号都能拿出来吐槽——对于他们来说。

怎么说好呢?不好说,就那样子吧。

大概是这个时候,公众号平台上线了注销功能。于是我打算把组织老号注销掉,但时任团长和其他几个人商量后说就先放着吧。

反正我现在没有必须注销掉以卸任管理员的原因,放着那就放着吧,到时候再说。

大一干事们开始我们以前的工作,我呢则开始兼职客服。

客服说简单也真的挺简单,就是回复消息;可是说难呢,就是时效性。用户给公众号发消息,公众号这边有 48 小时的时效,过期后就无法回复。为此,给公众号做了小开发,收到消息就转发并通知我;从最开始的邮件通知到后来的第三方微信通知,从最开始的单人通知到后来的群通知。

那时候公众号平台还没有像样的移动端,所以回复消息还需要登录 Web 版。在手机端登录 Web 版是一件很不友好的事,但又有啥办法呢。有了通知后,终于做到了「尽快」回复;「有问必答」正是当初其中的一个 slogon。

大三,五个小伙伴只有我和另一个小伙伴留任。培训新干事已经是大二部长们的活了,我则是时不时打打酱油。这时候我已经开始全职客服,消息通知升级到了群通知,把那群师弟师妹拉了进来。遗憾的是,刚开始他们确实有管几次,但后面就没了。

其他几个组织陆续加入到这个统一平台后,小编数量就多了。可是呢公众号平台可以绑定的运营者是有数量限制的,5 个长期,20 个短期。5 个长期都被我们组织的人用了,所以那时候我还有一项工作就是根据各组织提交的小编名单,每个月给他们绑定一次短期运营者——短期运营者的有效期是一个月。

大三空闲时间多了,所以公众号后台我基本都挂着,回复着各种消息。我们组织有的大一鲜肉们知道后台有个大可爱守着,所以有段时间,这群小可爱就时不时往后台发着日常。陪 ta 们聊天我也挺开心的。年轻真好啊。

大四,常规下,没人这时候还待在组织里的——但我是个异类。因为个人原因,大四我没出去实习,一直在学校。最开始呢想去递交申请表当个干事——一个最老的干事,一想到这个就偷笑哈哈哈哈哈哈。可是后来太懒了,不想去教学楼交表,所以这个期望落了空。

可是呢,因为彼时公众号的规定,我身上的管理员无法转移出去,所以成了组织里一个隐姓埋名的幕后黑手(哈哈哈哈)。不是五组织一社团里的在职人员,却「管」着他们。

那时候查过资料,但搜到的很多都是同病相怜的校园新媒体管理员们。有人贡献了办法,但说简单也不简单:把管理员转回给主体。新号的主体是当初系办公室里的一个老师,可是彼时他已经调职到其他部门了。而时任新号指导老师的某老师,即使在我大三的时候就已经把方法告诉了他(们),但他(们)一直无动于衷,没去找那个主体老师。

反正我大四在学校,挂着就挂着吧,毕业再说。

就这么到了大四下,距离拍毕业照也没多久了。找了一天,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再不解决管理员的问题,我就解除所有运营者。

不逼一下,他们都不理你。实际上,处理这个问题并不难,要么把管理员转到原主体上,要么用原主体的身份注册一个新微信号,然后把管理员转到这个号上。新号主体那位老师已经不在我们系,那就用第二个方法,成本也就是养一个手机号而已。

后来我似乎从一些地方听到消息说,有(几个)老师对我的做法很愤怒:「你怎么可以那么做?」。

很幸运,我没有受到什么威胁,一切都在几个跑腿的师弟的帮忙中得到妥善处理,挂了三年的管理员在某天下午终于移交了出去。

「解放了」,当时就这么一个想法。

转眼毕业已一年,前阵子不知道因为啥我又想起了管理员这个事,想起了组织的老号——是的,还绑在我头上。

特地登录上去,到处看了看,想想以前那些日子。接着找了几个人,终于联系上老号的主体——我当干事时的团长师姐。在她的帮助下,提交了注销申请。提交申请后有七天冻结期,冻结期过后又有七天的确认期。我等了几天,到了第四天,31 号的晚上,终于点击了通过。

「17 页粉丝 266 条图文 2288 张图片 62 个月,倒翻着看一个个头像从熟悉到陌生有些印象里的头像则已经找不到了,有些推文现在看起来确实好笨可是那里毕竟是我们想破脑袋过的地方,统一平台后虽然方便可是再也没有亲切的感觉,从当初不用微信从而不喜欢它到后来舍不得它,那一年是最好也是最开心的一年。」

至此,两个号的羁绊都结束了。

今天提到公众号这个话题时,我就想起了那个新号。翻开看了看,有点难过,有点失望。

虽然推文依然还有,但基本都是院系新闻;许久才有一条的非新闻类推文,可内容实在不怎样。而菜单栏,自我毕业后就没改过,里面有些过时的内容也没下掉。

自私的认为,现在在所有系组织社团里,没有一个人真心爱这个平台,愿意对这个平台负责。

没有爱,怎么谈得上责任。

新号的头像还是我当年做的那个,而介绍一栏,依然挂着我当年在网上找到的那句话:面向对象面向君,不负代码不负卿。

——你们可拉倒吧。

也许是公众号浪潮已过,也许是这批新人达不到前人的高度。是哪种我也不在意了,过去的我们,是最好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