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六学期,选六次课。前两年选公选课和体育课,后一年选专业课。 从入学开始,前辈们就代代相传教务系统的可怕和可恨,没有选课——只有抢课和捡课。拼的是运气和人脉,运气好自己就能选上,人脉广几率就成倍增长。 第一次选课的时候我在鹏城。五点多起来,一边和群里的水货们吹水一边等六点开选。前辈们说,在学校里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