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朋友 下的文章

思念像底格里斯河般的漫延

三年六学期,选六次课。前两年选公选课和体育课,后一年选专业课。 从入学开始,前辈们就代代相传教务系统的可怕和可恨,没有选课——只有抢课和捡课。拼的是运气和人脉,运气好自己就能选上,人脉广几率就成倍增长。 第一次选课的时候我在鹏城。五点多起来,一边和群里的水货们吹水一边等六点开选。前辈们说,在学校里用...

猪年大吉

微博挺热的一个话题,讨论的是年味淡了还是我们长大了。 很多地方都开始禁烟花炮竹,老家十八线小地方,虽然没全禁,但和往年相比较,也是少了很多。当年那批孩子长大了,而现在的孩子可能更喜欢玩手机吧。 11、12 年两个春节都在研究祝福软件,除夕没写完,到了初一早上还在写。 这小东西有这么一个功能,用户可以输入...

在我记忆中,除了邪恶就只剩你了

冬至汤圆中秋月饼,今年的汤圆不知道能否吃到,但月饼确实是吃不到了。 月饼其实挺腻的,不想吃太多,可是不吃又会觉得少了点什么。提到月饼,自然而然想到了五仁。虽然名声不好,但有时候我却觉得其实不赖。配点茶依然是美味;也许只是我喜欢吃瓜仁。 小时候中秋会去买鞭炮,后来不玩了,街坊邻居的小孩们也都一样。大...

火车朝前开去哪并不重要

我喜欢热闹,用现在的词来说,就是沙雕群友们给我带来了欢乐,每天都能学到数不清的知识。 那年扣扣还是主要的工具,微信还是 5.x。当时我是个淘宝客服,每天来回切换着旺旺和扣扣,从早到晚群消息基本没停过。看着师兄师姐的介绍,未谋面的同学们的问候,我对大学充满了憧憬。那时候我天真的认为就和书里看到的一样,到...

我有茶你有酒吗

看了下归档,十分惭愧,今年如果不是下决心把亲密接触搬运完,这里肯定都长满草了。 平时也有不少想法,但真正写出来的没几个。或许是因为文笔不好,也可能是因为懒,当然,我更觉得后者是重点。 比方说很早就定下的目标,这学期每周坐一次公交来回市区——就为了体验公交,最后只成功了半次。那一次无线耳机半路被扒,整...

节日快乐吖

小时候的圣诞节只存在于年历上,每年到这一天,就知道这本将近 400 页的年历快要撕完了。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看着星空卫视感慨下一年又将结束。 高一那年是第一次过圣诞。学校还没有那么严,全校晚自习取消,让我们嗨。陈亮自费给我们班同学各送了一个苹果,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 24 号叫做平安夜,苹果代表平...

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决定你的快乐

尝试逗他人开心,每天至少让三个人因你而微笑。 Try to make at least three people smile each day. 每天至少安静地坐十分钟。 Sit in silence for at least 10 minutes each day. 你不需要赢得每一场争论。赞同你不赞同的。 You don’t have to win every argument. Agree to disagree.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其...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