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的最后一天,A 离职了。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ta 不是悠哉地度过这一天。这一天里依然 push 了多次,若干个 update 和 fix;要不是事先知道 ta 要走,看那一页 activity 怎么也不会猜到。 距离下班还有三分钟,ta 提交了最后一个 commit。 我来面试时,技术面其中的一个负责人就是 ta。那天的场景如今回忆起来已经支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