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我是小蛀牙

– 1 –

我和熊猫是在新生群里认识的,我不知道他认不认识我,但是我注意到他了,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好厉害哦,我自卑了。

这个时候能和他对上话的可能就是胖虎、河马和饺子吧。我在群里也算得上是活跃的,但说的都是没有营养的话,自我感觉就是没有人能记住我。

还有一个汤圆,我和他不知道是怎么聊上的,只记得我们聊得挺好,还会去 YY 唱歌,一起玩耍,我后来还一直关注他的微博动态。

后来,那个快乐的暑假结束了,我们也开学了。我和河马、饺子是同一个专业,熊猫和胖虎是同一个专业,汤圆是另一个专业。

到学校报道后的某个晚上,我们一些小伙伴约好了一起去逛校园,其中有我和汤圆。当时是一个师兄带着我和桃子小姐姐一起去的。当我得知汤圆在图书馆,我就建议去那汇合,带有私心的我,想见见汤圆到底长什么样。

听着师兄和汤圆打电话碰头的时候,我感觉我们就像某个电视剧里的 UC 碰头一样,我心里紧张得小鹿乱跳。

那个时候,我们分不清图书馆的正面和北面(我曾经还以为侧面也是正面),最后大家绕了一圈才碰上面,见面的时候,汤圆认出了我:蛀牙。

我特别开心,嘻嘻。

后来,我们参加社团。我本是计划去轮滑社的,但是听到汤圆在和别人说要去学生会,我在面试现场马上拿了一张报名表跑去参加学生会的面试;但是因为什么都不会就被分去了秘书处。

因为秘书处的职责所在,我得知了认识的好几个人都在会里。汤圆和胖虎在学习部,熊猫在组织部,饺子在技术部,我呢和则桃子在秘书处。

秘书处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姐姐抹茶,她和汤圆同班。

第一次部门例会的时候,部长说每个部门都要有一个专属小秘书,跟进各部门的事务情况。我当时内心超级想去学习部当小秘,可是部长把这个机会给了抹茶。

我听到的时候有点小失望,在本子上胡乱地画着,部长可能察觉到了我的小表情,以为我不想当别人的小秘书,后边就没有安排我。而桃子则是成为了组织部的小秘。

我和桃子都没有想到社团的事情会有那么多。

桃子本来就是陪我一起参加的社团,后来谈恋爱,更觉得社团没有意思,就直接退出了。而我,虽然事情多但也还是在社团里待着。

因为有活动的时候,我会和汤圆有交集;即使这种概率非常低。

因为桃子退出了,部长把我调去了组织部代桃子。

后来陆陆续续地有新生们退出,所有在职的小秘基本上都会在两个部门兼职,而我同时兼任的还有技术部。

– 2 –

组织部和技术部不太一样。

组织部很多事情其实都是部长直接安排好的,虽然会议上会叫上我,但其实这边小秘的事情会比技术部少很多;而且,我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似乎与这个部门格格不入。

而技术部都是一群典型的闷骚男。副部好像特别喜欢我,会议上动不动就拿我开玩笑。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整个部门的气氛都是靠副部在调动。

之前的小秘是男生,很少出现在会议上;于是呢,这个调动部门氛围的大任就落到了我的肩上。

部长和副部不像组织部那边,他们俩会告诉我开会,让我发通知。而那些闷骚的儿子们真的很不听话,好像看不到我的收到请回复一样,请假不来的也不会给我说一下。

我有点生气,每次都会想尽办法骂不回复我的人——收到不回复的就是猪、只有蠢蛋才会忽略我这个信息。

– 3 –

大家都经历过选课时登入系统之后是乱码的情况。

第一次选课的时候,我先选了院公选,那个时候真的特别没压力,一下子就选中了应用文。所以后来选体育课的时候,我不以为然,以为一样简单,也没有托谁给我选。

那个时候是十一假期,我回家了。在家里一直选不上,登录系统就是乱码。心里特别着急,我就萌生了一个念头:汤圆在校,要不找汤圆试试?

于是我打开了这个很久没有聊天的对话框找他,结果他自己也没选上,还在外面玩,课也是别人给他选的。

我当时内心绝望了。

但是室友花生说她选到了,饺子帮忙选的。于是我主动找了饺子:求求饺子大人帮我选一下课吧~

饺子冷漠地说了两个字:密码。于是我回了一串符号,饺子甩了我一张截图说没课了,只剩下这两个,选哪个?我说:选篮球吧。饺子:好了。我:谢谢大佬!

这个课程让我有点意外的惊喜,我发现了我和汤圆的上课地点是挨着的,他是男生班级,我是女生班级。

休息的时候,我就会和其他女生一样,坐在篮球架后的空地上玩手机。我还会时不时偷偷地望向男生班级的球场,寻找汤圆的身影。

有次和他眼神对上了,我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糟糕!被发现了!

这一次之后,我很怕别人发现我花痴,就不敢再看,只是偷偷地到处看,假装不经意地扫过那个球场,然后不管有没有看到他,都顺势地正常低头玩手机。

– 4 –

很快一个学期的课程结束了。

考试的时候还差点挂科,全靠全勤出席和课堂表现,老师给了我及格分。

从此以后,我在篮球场的故事就算画上了一个句号,汤圆似乎也再也碰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