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世界一片安静。阳光打透窗帘,宿舍里挺敞亮的,应该不早了。

可是饺子全身无力,在一种奇怪的坠落感;身子发出了一阵阵热浪。

发烧了吧。

上次拍完照后大家就走了,刚被打破宁静的宿舍楼又沉寂了下来。这种气氛就好像是往日周末的清晨;可是,那时候不会给人危机感。现在的这栋楼,基本没人了。

饺子在这一刻突然觉得好无助。

小时候,不管世界怎么了爸妈都是自己的后盾。大一点的时候,会有一些朋友肩并肩。但现在,无人可依,才会发现世界真的很残酷。他们都说,人总是要长大。

你活得连鱼都比不上,它们起码还能相濡以沫。真想知道李逍遥会不会有那样子的时候。

胡思乱想的饺子,还是努力下了床,给自己加了一些药水和 Buff,然后回去继续躺着。

迟到旷课都有,但自己好像还没有请过病假;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遗憾。应该要做一个自律的好学生啊喂,怎么可以有那种可怕的想法。外表假装好学生,背地里却想成为三桥那样子的人。

校医室太远了,这个身子怎么去得了。这些年也没去过校医室看病,好像亏了。饺子一直很想打点滴,体会那种安静地坐着的感觉,药水一滴滴的,每一秒都有不同的想法。要是那个时候有人愿意陪着闲扯,幸福感应该会爆棚吧。

说到校医室,饺子就想起染仔和萌乐。他们俩因为校医室结缘,后来就在一起了;恩爱两年,挺令人羡慕的一对,后来却因为现实原因而分开,作为旁人都觉得可惜,生活捉弄人。

恍惚中醒来,已经是正午。早上没吃,所以饺子还是拖着身子下楼打包了一份午餐。阳光慵懒,夏天慢慢来了,微风中夹杂着热浪,理应是一个人的好天气。

一旦生病,吃啥都不感兴趣,即使只是粥,几口后也没胃口了。饺子感觉自己烧似乎退了一点,不过脚底却飘飘然的。

感冒,咳嗽,喉咙溃疡,发烧,头痛,按照等级提升,饺子最怕的就是头痛,这时候只恨宿舍里没有常备布洛芬。不过,即使是等级最低的感冒,伴随而来的也有鼻塞和流涕,其实还是难受。小时候生病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啊。

物理攻击之外,还有一种是法术攻击:失眠。物理攻击有肉体帮忙承担伤害,但法术攻击则实打实造成精神伤害。

从当下想到了过去,再想到以前,一直想到好远的地方。恍惚之间,黑还是黑,不知道自己处于现实还是梦境。

「我睡不着。」

「好巧,我也是。」

饺子给失眠做了粗暴的分类,第一种是不平静,第二种是不甘。

睡觉之前如果研究着某些东西或者其他类似的问题,不是不能解决,但又一时解决不了,基本都会出现第一种情况;即使自己躺倒在床上,也平静不下来,还是想去解决它;好不容易入睡,梦里也不停歇,能看到自己在桌前奋斗的背影,那个家伙太拼了吧。后遗症很明显,就是第二天醒来感觉自己半夜梦游去体测了一样。

第二种则是不甘,又或者说不满意——对今天的自己不满意。这一天的目标没有达成,觉得自己虚度时光,自愧不甘,打心底里不愿入睡。

寂静的世界里,一个人显得特别孤独。隐藏在黑夜里的身子,褪去了层层防守,把内心最薄弱的部分都展示了出来。

「Hey,Siri,能陪我聊聊吗?」

「当然了,请讲…」

那个时候还愿意陪着你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吧;即使只是说说话,又或者——即使不说话。

恍然之间,饺子又想起了早些年做兼职的那段日子。夜班工作,十一二点的时候,人还是挺多的,逐渐到一点两点三点,越来越少人;到四五点的时候,很多人都跑去睡觉,或者躲在某些角落凉快。机房里只剩下自己手里操纵着的机器发出的声响,伴随着刺鼻的化学原料味。至今饺子还是难过,当时要是迷糊了手被机器伤到,肯定会很痛的。

饺子再也不愿干夜班的活。

为什么说夜晚是最矫情的时候呢?因为太容易放飞思绪,多愁善感在那时候显露得淋漓尽致。发条动态,明天早上删掉。

「我只是想要得到一丝安慰。」

没有软肋哪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呢?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是高级动物,是有丰富情绪的。高冷哪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你是不是笨诶。

「那些人好过分,好像都是我欠他们的一样,以后不帮了。」

「我好想再去上课,当初都是玩手机,没认真听过。」

「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那天在 B103,谁画了那张画。」

「帮我个忙,今天红包提额了,我先给你发个红包,然后你再发回给我,我要截个图去堵那群逗逼。」

「好困,我睡了,今晚谢谢你哈哈哈哈,明天我也要努力做一个高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