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回南天刚过去,南海却先人一步迎来了夏天。这片土地很好强,拒绝了秋天,也拒绝了春天。

今天是饺子所在的学院拍毕业照;天空比平时愈发湛蓝,像是给足了面子。

大家排着队,在图书馆的背影下细碎地聊着天——「真帅」「真漂亮」。最后边的一群人,互相调侃着帮忙打领带;排头前的各班班长,费力地点着名,安排着接下来的各事项。

「最后一次排队了吧」,饺子想着。像这样子全学院聚在一起的情景,四年下来也没几次。

在摄影师的安排下,各班队伍一排排地填充着高架台。一个个的就位,就好像日子一天天地数着,从第一天,到今天。

站好位的饺子看着下边熙熙攘攘的队伍,有一点欣慰——真是奇怪的感觉,无法描述。

高三那会儿,拍毕业照是临时通知的。自习中的大家恍然中一起去到校门口,上台下台,接着又回教室。没机会让人思考,就匆匆给这群少年按下了快门。

不过,拍得好坏早已不重要。高考完回学校拿到相片后,饺子看了几眼就郑重地放到了柜子里,至今再也没重新翻开过。以为念旧很寻常,但事实上,只是想念当初的某个人罢了。

他已经没有想念的高中同学。

今天没有白云,干净的蓝天时不时能看到飞翔的鸟类。那是大雁?又或者是大鹰?疑惑了一秒钟。随着它们划过的曲线,这几年零碎的记忆画面也在随意地闪动着。

去年这个时候天气不是很好,阴沉沉的,不给面子,后来还突然下起了大雨,浇得师兄师姐们各种乱叫。

说到雨,饺子又想到了前几年在学校贴吧看到的一张毕业季照片:一个男生一个女生,男生拿着花撑着伞,女生穿着学士服靠在男生肩膀上。楼主在图片下写了这么一句话,「你留下,或者我跟你走」。当时这个贴被顶成了热贴,好多人都很感慨。

目光穿过伞尖滑落的雨珠,一把把伞下穿着学士服的师兄师姐,似乎无声地演绎着一个个故事。雨天在一瞬间也成为了一种美好。

不过呢,今天的天气更让人喜爱啊——天空就好像和大海一样,仿佛能包容所有的东西。

饺子拿出手机,按下了快门:「后会有期」。

其实他不喜欢这个词,觉得虚伪。这么多年过来,就没践行过一次。以前的同学,不管是哪个阶段,不管感情如何,毕业意味着永别。即使步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但彼此就好像交叉过的直线,再也无牵连。

都是假的——可是还是得说。

拍完学院和班级集体照,老师再次叮嘱了下午交学士服的时间才让大伙儿解散,接下来几个小时是各自拍照的时间。

图书馆前,班里好些个同学在那拍合影,饺子看到后也凑了过去。他们班凝聚力比不上隔壁班,聚少离多,这种机会很少。摆着各种造型,拍着最后的照片。旁边有个拿相机的大叔看到这里的动静后,也乐意地过来帮忙拍了一些。

这些照片,后来都洗印在了毕业相册里,悄然无息留下了这个班级的最后一刻。

室友各有安排,饺子也回到物品寄放室收拾东西,准备先去行政楼找几个熟悉的老师合影,再回来看看。这时候手机一阵震动,陈子真的电话。

「文月湖,快来,咱们几个老乡在这」。

饺子心里五味杂陈。过去半个月好几个同乡陆续拍毕业照,即使是死党陈子真,他都没去。虽然子真现在叫上饺子也不全都是因为他——还有另几个同学院的老乡,但起码这时候没忘记他。

不像聚会时有那么多人,但几个较熟悉的倒也在。作为今天的主角之一,饺子被大家围簇着。感觉真奇怪。

饺子有一次逛过堂姐的空间相册,看到了她那个年代的毕业照。那时候手机都还不普及,手机摄像头像素也不高,照片都是珍贵的东西。十几年后的今天,这些照片上的身影们的主人公,又有重新翻起过这些吗。

眼下的这些会不会最后也被雪藏呢?饺子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却又答不上来。

同乡会这边拍完,又遇到了学院传媒部的一群伙伴。去年饺子和几个伙伴和师兄师姐合影,今年顺理成章变成了师弟师妹来和他们合影了。一届送一届,感谢过去的几年合作。

这几年饺子认识的一群同学里,最后能一起拍个照的并没几个。虽然从新生群开始就彼此熟络成为死党,但分了班、不同的生活节奏,让这些关系里的很大一部分都变得松散甚至消失。曾经无所不谈的朋友,在今天看到了顶多也只是问声好——没打算给彼此留个念想。

上周末,薛云拍毕业照,被邀请过的饺子没去。四年老朋友,让薛老板后来一连串吐槽,可是饺子也没给出满意的解释。作为报复,薛云这次也没来。

最后饺子和苏岚合影了几张,学生生涯就此定格。

从行政楼出来,天边的夕阳快沉入教学楼了。看着手上的花,饺子莞尔一笑,「真好」,踏步往宿舍楼走去。

「我也是有花的人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