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做一棵柔软的藤

作者:玲珑

入学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他正在宿舍看书,听见管理员扯着嗓子在楼下喊他,说有人找。

他下了楼去,就看到了她,穿一件蓝色T恤,拎了一小袋水果,笑吟吟地站在那里。

他有点不可置信,愣了半天才问,你,你怎么来了?

你们管理还挺严,男生宿舍还不让女生进。女生进怎么了,也占不了什么便宜?她笑嘻嘻地扮个鬼脸。

她从小就是这样的性格,总拿话逗他。但这次他没心情跟她逗,扯住她的胳膊,问你呢,你怎么来了?

她歪歪脑袋,你来的第二天我就来了,你来上学,我来上班,不行啊?

上班?他张大眼睛,才刚刚留意到她的T恤上印了某商场的字样,看样子她说的是真的,可是……他还是不太确信,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还是回家吧……

她把水果塞给他,男孩子哪有你这么啰嗦的,我故意不跟你说的,就是想吓你一跳。你别瞎操心了,我可是有工作经验的熟练工,你就好好念你的书,并且……她戳一下他的额头,大一的时候不许谈恋爱啊,耽搁学习。赶紧上去吧,我走了。

还说我啰嗦,你才啰嗦。他终于被她逗笑,那我周末去看你。

不用。我有空来看你,你别瞎跑。过几天我来拿你的脏衣服,要注意卫生,别穿得脏兮兮的,你是大学生了,还有,水果记得给同学吃,要团结同学……她走了好远,还回头絮叨。他站在那里,看着她娇小的背影,鼻子忽然那么一酸。

回去,看到站在窗口的室友朝他狡黠地笑,他不明所以,笑啥。

室友过来拍他一下,你小子可以啊,刚来几天就交上女朋友了。

他明白过来,啥女朋友,我姐。

一看就比你小,还姐呢!不过现在姐弟恋也流行。室友继续调侃。

他无奈叹气,真是我姐,亲的,我俩双胞胎。

室友瞪大眼,依旧有些半信半疑,他也不再解释,拿出一个苹果塞进对方口中。

 

他没有撒谎,他和她,真的是双胞胎,她早出生十几分钟,所以是姐。幼年时,他们一般的模样,一样的高矮胖瘦,读小学时,她忽然长得快起来,在一两年的时间里超过了他,为此她有些得意洋洋,说姐姐当然应该长得高。可她也只得意了很短时间,在他们13岁读中学那年,他几个月就超过了她,之后,就越发比她高大强壮起来。到读完中学,他比她高出了一头多,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显得她格外娇小,甚至为此,他有时候不肯再叫她姐了。

可是她却一直很把自己当姐,他觉得,也许是母亲的缘故,他记得从很小的时候起,母亲就总告诉她,要让着他照顾他保护他,因为她是姐。
母亲的口吻总是很严肃很郑重,于是慢慢地,她的口吻也就变得像母亲了,爱命令他,不许他这样那样。他要是一反抗,她就会说,我是姐,你必须听我的,妈说的。

因为年幼,母亲自然是很权威的,他虽不服气却也无奈,何况,除了命令他管教他,她也跟母亲一样,事事宠着他让着他,好吃的好玩的都先给他。在外面,谁要欺负他,她肯定不会答应,一定像个小大人一样跟人家理论,把比她自己高很多的他挡在身后……

他就这样被渐渐安置在了她的羽翼下,习惯了她的命令、管理和照顾。在他们15岁那年,母亲患了无法医治的绝症,离开前,虚弱地将他的手放在她的手里,对她说,记住,你是姐姐,一定照顾好弟弟。

他已经哭得不能自己,她却在那一刻用非常坚定的口吻回答,妈,你放心,我一定会。

在她说完后,母亲松开了手。他大声哭喊,她却只是默默落泪,然后,她把他紧紧拥在怀里,说,不怕,还有姐呢。

就是那一刻,他领悟到了她在他生命中的分量。她看上去那么弱小,却足以让他依赖和依靠。

那一年,他和她都读高中一年级。她的成绩更好一些,在一班。他略逊一筹,在相邻的二班。为了供他们读书和偿还母亲治病欠下的债务,除了工厂里那份收入微薄的工作,父亲晚上还会出去打零工,格外辛苦。尽管如此,一家三口也只能维持温饱。

 

一年后,高二下学期,她没有跟任何人说,就离开了学校,应聘到县城新开的一家大型超市当了一名营业员,直到老师找过去询问他她怎么不来上课时,他才知道她不上学了。

父亲不同意她辍学,他也不同意,她成绩那么好,一直是年级的佼佼者。那天晚上,一家三口相对沉默许久,她先开了口,对父亲说,爸,是我不想读书了,现在读了大学又如何?一样找不到工作,我上学上够了。

不行。父亲说了两个字,咳嗽起来。她站起来拍父亲的背,爸,让弟弟念书吧,他是男孩子,多读点书总是有用的,我不想让你这样辛苦下去了。她看了他一眼,缓缓说,爸,我们已经没有妈妈了,不能再没有你,我和弟弟,我们都需要你好好地健康地给我们一个家。

她说得很慢,他的心却忽然恐惧冰冷,那一段,父亲的身体状况明显不太好,经常咳嗽,瘦了很多。他不是小孩子了,知道父亲抚养他们太操劳。可是,即使要分担,也应该是他。他是男子汉。所以,在她说完后,他立刻反驳,我去上班,你上学。

她笑了笑,我是姐,妈说过,你必须听我的,就这样吧,我已经跟超市签过合同了。

她的态度很坚决。

那天晚上,他感觉到父亲好像哭了。他听到父亲对她说,委屈你了。

可是她却一直笑,她从小就爱笑。

 

那以后,家里生活改善许多,虽然她的收入也不高,但总能在超市买回许多打折的食品用品,于是16岁时,他第一次穿了品牌的鞋子和衣服,虽然都是打折的,但足以让他这样一个少年偷偷地摒弃掉贫穷带来的自卑。

父亲辞了那些临时的工作,可以早早回家做饭收拾家务,身体也慢慢好起来。并且,她还托人给父亲介绍了一个性情温和的女人认识。她说,妈妈在天有灵,一定希望爸爸幸福。

因为她,母亲去世后,那个家,又慢慢回到了曾经的安逸。

知道她的辛苦,他学习加倍努力,何况她盯得也紧,在高三的一整年,她白天上班,晚上一定坚持陪他复习功课,他不睡,她也不睡,陪着他,给他做夜宵。

两个人共同努力,他终于如愿考上省城最好的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他们一起去到墓地。她站在母亲的坟前微笑,说,妈,你放心吧。我们都很好。

他看着她,忽然发现,从母亲离开后,她就再不曾哭过。总是微笑,并喜欢哄他笑,复习时他们一起熬夜熬红了眼睛,她会说,两只可爱的小兔子。

他觉得她有一种韧力,是他所不能敌的。他也终于服气了,虽然早十几分钟,但到底不一样,到底,她也是姐姐。

 

就这样,他来了省城,没想到,她竟然也来了。他们每周最少会见两次。她来给他送吃的用的,拿走他的脏衣服,偶尔发了奖金,带他出去吃顿好吃的。如此,小地方来的家境平平的他,反倒被很多同学羡慕。

大三时,功课不太紧张,他对她说,课余时间干脆也找份工作,可以锻炼一下自己,也可以减轻一下她的负担。

她却不让,要他复习考研。她很坚决,你要听姐的。

她的口气现在越来越像母亲,不容他抗拒。于是空闲时间,他开始钻图书馆――这些年,他真的慢慢习惯了听从她服从她。

大学毕业,他顺利成为本校的研究生,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做到了超市的管理阶层,对他说,姐也是小白领了。

小白领更是将他的生活照顾得无比舒适。

因为成绩好,毕业,他顺利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拿到第一个月薪水,他一分没花,给她买了两条漂亮的裙子――这些年,他每次见她,她都是穿制服,那么娇小美丽的她没有穿过一条裙子。她生活在这个繁华都市里,但都市的一切繁华与她无关,她把所有一切都给了他,包括16岁时毅然放弃原本属于她的美好前途。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他叫她姐。

但是……但是两年前,他考上研究生后父亲高兴喝多的那天晚上,他终于知道了他们关系的真相——她叫小藤,他叫小树。事实上,是他比她早出生十几分钟,他是哥哥,本该是她依靠他缠绕他而生存,可是思想略有传统的母亲偏爱男孩,于是跟他们撒了谎,让她当姐姐,并在那么多年里,一直引导她以姐姐的身份爱护他照顾他。

那么多年,她一直是这样做的,为了他,放弃了青春的绚烂,放弃了做一根原本该柔软脆弱被疼爱被保护的藤。

他说,妹,以后,让我做树,你做藤。

她看他良久,说,好。你做树,我做藤。然后她笑起来,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哥。

他揉揉她的发,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