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在草堂湾吃完,想去旧饭买果茶,再去操场坐一下。

到了南门,自觉地走向侧门,打开校友卡给保安大叔看。大叔熟练地按下开关,然后我轻快地走进校园——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子发生。

大叔一边看着旁边的外卖小哥做登记,一边问我:「这么晚了,进学校干什么?」

「去旧饭买东西」,晃了晃手里的电子校友卡。

大叔熟练地指了下旁边的册子:「过来登记一下」。

虽然一切合乎情理,虽然我也知道现在是小长假,但我心情还是一下子下去了。

综合楼,竹九,巴士站,一切似乎还是那么熟悉。​看着路边那些代替了小黄车的青桔,这个校园好像开始让人感到陌生。

半年前,毕业后第一次回学校,依然记得那个下午,微雨多风,但这并没消减我对半年没见的校园的新鲜感和好奇心。从南门到游泳馆短短的玉兰路上,排满了数不完的小黄车,「真好」,毕业腊肉发自内心的羡慕。

从青竹路拐去了红场,接着又去了足球场边。天空下着蒙蒙细雨,足球场上并没有人。黑压压的云层压着观音山,不知道想对她做什么。没有了围栏的红场还是那个老样子,努力一下还能透过岁月看到当年在这里站军姿的我们。拍了些照,转身往旧饭走去。

昧着良心在邮局门口找了辆没锁的小黄车——虽然很多都没锁,向养老院出发。刮着迎面风,路上又拍了几张,就这么晃悠到了新饭。这天气不是很好。

踏进熟悉的一厅,在经常光顾的档口前点了一份扒饭。看着重新装横过的水吧,听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师弟师妹的八卦,不由得感慨,还是校园好。

一个月后的某天,想吃猪肚鸡,然后又回到了学校。

这一次是多云,所以就从南门开始一路走去了养老院。以前上课的时候,总抱怨为什么学校那么大,从一端走到另一端就要半小时。但这一次却不可思议地觉得学校好小,一下子就走到头了;是因为当初脑袋里装了什么呢,还是因为现在丢掉了什么。

在榕园转了一圈,看着一栋栋熟悉的楼和一间间熟悉的宿舍,突然意识到,一楼的师弟师妹们,很多都已经出去实习。

拐去教学楼,走了一遍二教那些上过课的教室,在几间特殊的教室门口拍了些照——能留念的,就只有这个了。

晚上收拾好行装,在安堂商业街兜了一圈。有的店还在,有的铺面却已经换了几个老板,这几年里变化太大了。

走进那家店,只有一席空桌。其他桌不是部门就是好友闺密,一下子,我一个人的这桌,显得格格不入。

又是一个月后,建筑系老同学毕业,于是我和几个同学顺便回学校过儿童节。

为了给我们这些大龄儿童留下好印象,迎接我们的是超级无敌好的天气,蓝天与白云,悄悄地比划着这里还是以前的草堂湾。

在同学的建议下,终于吃上了传说中的战友鸡煲。这家店地理位置不是特别好,装修也不怎样,但是用料、味道、分量却着实不错。

吃完鸡煲的我们回学校轧了吉林大道,我跟他们说,觉得走到养老院好近,学校好小。一个个用着怀疑的眼神盯着我,说我变态。不过最后我们还是走去了养老院。

在新教师公寓的休闲区边,我们发现天象有变,开始翻各自包包,最后在路灯下凑齐了登陆小蓝的门票,然后才放心地回到了新饭门口。

小蓝还是那个小蓝,每次都要发出疑问,巴士怎么可以拿来作公交用呢,嫌空间太大吗?

半路上开始下雨,下车后只好在南门巴士站躲雨,等提前回酒店的同学带伞来搭救。真的是一场六月的雨。

等伞到来,雨也基本停了,于是我们出发去可馨——同样,听了好几年的一家店,却也是第一次去吃。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拍了很多照片,幸福就是如此简单。下午在三教喝完桃沏玩完游戏,第三次回校就结束了。

可能可爱的人遇到的挫折会多一些,因为不可抗拒的原因,手机在没有备份数据的情况下抹除了所有数据,于是,这一次回学校的所有照片和视频,一个都没留下——仿佛我没回去过。

几个月后的今天,第四次回来,但连续的两次进校阻力,心情已经不佳。

在夜色中走到了旧饭,却发现挂念着的店已经打烊,心情值一下子归零,第二天想逛学校的一丢丢想法也自动被抹除。

回南门路上,在红场边听到了足球场上的歌声,不自觉就拐了过去。人不多,一簇簇的散布在操场上。要放在平时,这里应该会有很多人吧。

在国旗台边上找了个地方坐下,秋风袭来,卷来了以前那个夜。那是某个暑假的一晚,经过操场的我发现这边一盏灯也没开,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远处的 M 字依稀可见。已经记不起那一晚的天空是怎样子的,只见此时眼前的天空,虽然被周边的路灯影响,但也看见了些许星星。

以前读书的时候,要是能来操场走走,看看星星,应该很幸福吧。

我熟练地打开校友卡,保安大叔也熟练地打开门,这次我们都没有说什么。没有回头,情绪没有波动。

过了马路,抬头却发现,心心挂念的那家店居然在南门开了分店,并且,在人流颇大的这边还没有打烊。点餐打包,开心的回酒店。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即使突然想吃这家店的东西,回到草堂湾也不必踏进学校了——没有理由。

我每次回学校,同事就问我,为什么你那么喜欢那里?现在应该可以回答了——不是喜欢那里,只是挂念那里的人和事。

可是呢,经历了那么多也该告别了。那些过去的好与不好,不必再多怀念。重要的人在身边,美好的日子在未来。

「从前之所以会被怀念是因为它是从前,而不是现在。」

再见了,吉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