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汤圆中秋月饼,今年的汤圆不知道能否吃到,但月饼确实是吃不到了。

月饼其实挺腻的,不想吃太多,可是不吃又会觉得少了点什么。提到月饼,自然而然想到了五仁。虽然名声不好,但有时候我却觉得其实不赖。配点茶依然是美味;也许只是我喜欢吃瓜仁。

小时候中秋会去买鞭炮,后来不玩了,街坊邻居的小孩们也都一样。大家的娱乐项目应该都变了吧。后来过传统节日,在窗边看看天边一阵接一阵的烟花,想着以前的事。

有一年,已经忘记是什么节了,只记得窗边有烟花。在那个刚刚进入 3G 的时代,大家热衷于搜索着各种条件的 QQ 好友。网友真的只是网友,没事聊聊天。听着窗外的烟花爆竹声,眼前的嘀嘀嘀消息声,还有老妈送来零食的脚步声,眼前慢慢褪了色。

中秋节作为一个传统节日,按理说我应该比较欢喜,但事实上并没有。之前打算这个小长假回家,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更改了计划。

三天说长不长,但内心仍未磨砺完全的我终于还是感到了寂寞。所以,上班好对吧,身边有可爱的同事们,没事还能划划水。

对此,先进行分析和治疗。

为什么?人是群居动物,一个人自然就寂寞了——简单粗暴的分析。

我一个人轧马路很无聊,一个人玩游戏很无聊,我的人生真是寂寞如雪。这个时候其实心里想的不是事情的意义,而是自己的状态——自己不想要独自做这件事。太阳那么晒你觉得我出来就真的只是轧路吗,我是想和你聊天扯淡啊混蛋。

对症下药,让自己改变目标。我真的就是想玩游戏,有没有队友无所谓。XXCZX,一套连击下来多漂亮。

此病难以根治,需长期治疗。这个长期有多长呐,真痛苦。

老妈发了个短视频给我,是今年祭月的贡品。还是熟悉的曲子,但贡品数量着实比去年少;家里就只有两个人了,他们会不会觉得无聊呢。

QQ 的群发助手很应景地又冒了出来。它提供了一堆现成的祝福语,还能任意换,放在以前的短信年代,真是不敢想。句子有了,但可以发的对象并没有。

以前在家的时候,每次过节总被催促着给各位长辈发短信;现在一个人在外面,也就没发了。以前车马很远书信很慢,祝福珍贵难忘;现在网络发达即时通信,祝福仿佛变得廉价。

我都没想过给别人发,怎么还想着收到别人的呢?真不要脸。

晚上去了公司楼下吃饭,才感到了人气,这个世界还是在转动的。不知道明天大楼里那些红灯笼会不会就拆掉了呢。

打开央视的中秋晚会,这才想起,已经好久没看电视了。加班有毒,下班后回宿舍躺着看电视看剧,多美好。

根据 150 人定律,我应该还能认识很多人,可是已经没任何心情。大家都是相交的直线,避免结束的最好方法就是避免开始啊。好消极的想法,划掉。

死瞎子遇到了王富贵,我呢。

「在我记忆中,除了邪恶就只剩你了。」

喜欢一个人。「一个人」可以是状语也可以是宾语,什么时候是什么语,我分不清。

一起坐小绿看黄昏。我只知道,这时候我喜欢的是状语不是宾语。

今天我这边下雨了,你呢?

来鸟都的第四个月圆之夜,中秋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