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蓝颜

作者:月小半

第一次矫情地给你写信,你不会不习惯吧。

你总是说我们是烂俗的前后桌关系,好吧,我姑且承认。可能我们的友情便是在每天的胡吹神侃中才日益坚固的。

我记得那天下午在家和你聊天,聊得好好的忽然窗外响起一阵炸雷,我握着鼠标的手吓得直哆嗦。紧接着又是一阵雷响,我的电脑黑屏了。我一个人在家,很害怕,但我还是故作镇定地把插头都拔掉了,然后一个人窝到了床上。翻出手机,挂上QQ。

刚刚挂上,小企鹅便“嘀嘀”地叫个不停。按下“5”键,跳出来的全是你的信息:“怎么掉线了?”“电脑被轰掉了?”“人被轰掉了?”“说句话哎,急死人了真是。”我发了“我怕”两个字,你却会了一句让我很喷血的话:“钻床下去,我家小狗一响雷就那样。”我心里的温暖瞬间又冷却了。

“切,不理你了。”

“不理拉倒。”

……

“我真的怕。”

很长时间的寂静,让我觉得恍若隔世。

“Don’t be afraid.I’m here.”

天知道我看到这句话时有多感动,感动到我有种眼泪快躲眶而出的冲动。那一刻,很安心,害怕神马的都是浮云。我愣愣地看着那两行字,从未想过你会对我说这么煽情的话,因为你在我印象中就只是个会读书的书呆子。

喂,其实你就是我的999,很暖很贴心。

之后有段时间你疯狂地迷上了魔兽,放假打游戏,上课看游戏报。我只是看不得你的名次一落千丈,我只是不习惯你自甘堕落的样子,我只是想看到你数学成绩超过我时的傲然神气,可是我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

大概我选错了方式,我在后面和同桌指桑骂槐地说你的不是,而我却只听到你在前面用力揉游戏报的声音。你从来不会转过来对我恶语相加,我宁愿你转过来把我骂得狗血淋头,然后为了报复我努力认真学习。可是,你没有。你仍然沉迷在虚拟世界里,我便对你失去了信心。

我说你是个潜力股,你还不信。期末考试,你和你喜欢的女生同一考场,结果你很争气地又进了前三名。你拿着成绩单转回来对我说:“瞧,大爷又回来了。”我怔怔地看着你,这是我们冷战27天后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笑了,只是发自内心地笑了一下,没有原因,只是单纯地开心。

我知道,我没看错你。还有那刻,我想说对不起,可是我没有,因为我把它融进我的微笑里打包送给你了。

我以为我们的友情只局限于高一同班的这一年,你是太过被动的人,大抵高二我们就疏远了吧?虽然我不想,但是我也从不强求,强求你施舍一点的温暖和感动。

刚开学几天,我一直很怕见到你,也许只是害怕心中的某个假设成立。之后,这个假设就真的成立了,你从我的身边走过,不带丝毫情感,也没有回头看我。呵呵,我的第六感还真是灵验得可以。再然后,每次看到你在身边,我都把头转过去不看你,因为我不想看到我们形同陌路的场景。

周末放假,你在QQ上问我为什么不理你,我说,“是你不理我好不好。”我当时有点难过,你却又一次让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早已坚固得不得了,我怎么舍得不理你?”我听到眼泪滴在键盘上的声音,很清脆,然后便看到眼泪在键盘间的小缝伸延开来,就像你给的温暖在心里肆意蔓延。

喂,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也早已撼动不了。

平安夜中午,忙着买苹果买礼物午饭也没有吃。一到校,噌噌跑道三楼把你的一份放在了你位上。于是,你们班认识我的女生就开始坏笑,我笑笑说:“别胡思乱想,我们就是特单纯的朋友关系。”唉,世俗眼里永远没有纯洁的男女关系,但我笃信,我们就是,也许会一直是。

刚从楼上下来就看见你站在二楼,我当时以为你下来找你那群狐朋狗友的,但是你却摸了摸我的头发说:“放学等我一下。”眼里泻出比湖水还静谧的温柔。

放学之后,我一个人站在楼梯口等你,风吹过来有点冷。转头,看见你匆匆从楼上下来的身影。你用语文课本裹着礼物,往我手里一塞说:“人家太忙了,还没来得及包。”然后便离开了。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是做这么矫情的事,所以用语文书挡着怕别人看见。我拿着那个印着Hello Kitty没有包装的杯,一个人在风中笑了很久。

傻瓜,都不知道等我一下。

快放寒假的时候,闺蜜感冒请假回家,所以每晚回家都是我一个人走。随着人群涌入车库,戴好帽子手套后握紧车把准备出发,这时看见你正好站在入口。刚想上去和你打招呼却意外地发先你身后站了一个女孩子,很安静很美好,和我截然不同的样子。我安慰自己说:没事,可能刚好是因为人群太挤,她就刚好出现在你后面。可是,我错了。你去找车,她就一直跟在你身后,安静地看着你。我想起平时我等你的时候,总是催促着你快点快点。这大抵就是女朋友和女生朋友之间的区别。女生朋友永远不会和女朋友是同一类型,女朋友在你面前永远是最美的一面,而女生朋友在你面前展现的永远是最丑陋的一面。

我一直跟在你身后,看着你们微笑寒暄,气氛暧昧,我一直在后面默不作声。我多么希望你回头看一眼,便会看见你身后泪光闪烁的我。你没有,那晚你的样子是你从未展现给我看过的一面。惊讶地发现,有些东西其实是相通的,比如面对不同人的不同表现。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晚为什么会流泪,也许就像闺蜜说的:我能理解那样心爱的玩具就这么被人抢走的感觉,不是喜欢,只是习惯。

可能我是自私的。自私地要求你只对我好。但这样的我很傻,因为人总要经历一些必经的离散,就像有一天,我可能也会离你而去,但你曾经给过的温暖还会驻足在心里最柔软的角落,在寒冷的冬夜可以拿出来相拥着取暖。

我现在可以带着微笑祝你幸福。

你是路过我青春里最好的蓝颜。我一直都想说谢谢你。

有些男孩,教会我成长,教会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