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门的店一直在变,意诺谱的招牌一直在那看着,时间就是这样。

如果微信后来没开放个人主体的小程序,如果我能满足于截图当课表,如果有人拉住我。

要是没走上这条路,这一年多我会去研究什么,看哪些剧,听哪些歌。

昨天上车后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在虎门大桥上。黑乎乎的世界,车上只有八个人,江面上星星灯火。

看着窗上倒映的电子钟,霎时间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给抛弃了。

我听你的,我来了。但你却要走了。

没人陪我了。

毕业后走入社会,大家各自奔波,当年说得再美好的愿望,说好的约定,都不知道排到哪里去了。

我还有金台寺没去,华发的喷泉没看,情侣路也只是轧了三分之一。去过那么多次口岸,但就是没想着过去对面看看。

太胆小了。

面试官问了我一个问题,如果重回学校,会怎么做。

我说,首先就是把前端的工作辞掉,因为我不喜欢前端。

但还有另一个想法我没说,就藏在心底吧。

标题来自当年蛀牙姐的文章。那时候不懂毕业的意思,现在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