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入学开始,时间就追着我跑。不待我认真对待它,这学期就结束了,只能无奈苦笑。

高二时,我第一次军训,4天,觉得很累。大学的军训,14天,当初的我很怕,但也有少许的期待。

依然记得,第一天走错场地,去了主席台前。跑回红场时,可谓迟到了,只好补到最边上,也就是后来的三排。因为那天那场雨,脸盲症的我跟错队伍,去了一排。如果没有那场雨,或许生活都将改变吧。我愿意吗?我也不知道。

14天,转瞬即逝,最后那天,多少人心情低落,与教官的各种不舍。一排不同于其他排,换了好几个教官,或许也因此,一排并没有其他排那般低落。

军训结束,迎来了国庆长假。而这也是除了暑假外,我最怀念的假期。逛华强北,吃美食,和老大吹水,和两个堂哥喝酒,和唐少看痞2,和东少一起去做足疗。

国庆过后几天,滨滨请吃饭。第一次跟小辣椒酱菜yoyo见面说话。以后还会有机会么?

分班时,要不要申请进实验班,很纠结。暑假说好大家到时一起进,但最后,真正申请了的也就几个。想了很久,我最后还是没去申请。有没有后悔,我现在也说不清楚。

帮别人修网络,因为粗心,自己的MX3掉地上,碎屏了。在一个周末,重上深圳送修MX3,却也因此错过了记者团的聚会,有点可惜。那次还是坐sky的车队,却又再次遭历车坏,晚了将近一小时才到达深圳,最后没赶上尾班地铁。当时深圳下着毛毛细雨,又是晚上十二点了,一个人站在街头,心里很难受,忘不了。

因为MX3送修了,那段时间,啦啦操表演,校运会,都没有亲自拍过一张照片,留下的,只有脑海中依稀的回忆。

我很反感校运会的形式主义,不喜欢坐在那里当群众。于是,拿记者团的任务当挡箭牌,逃了。虽然说,技术部就是在打酱油,所谓的任务其实算不上任务。在主席台后实在闲得慌,又跑到大本营帮忙抄起稿来。现在想起来,其实校运会,我算是没看过一次比赛吧。

在校运会之前,部长就说,到时会安排很多任务给我们,处理各种照片,剪辑视频。但事实上,除了刚进技术部时做过两次活动预告,一直到学期结束,我们一次任务都没有。任务应该都被部长和副部他们几个包了吧?我觉得这样不好,难道第十届还是由你们带吗?希望下学期能分配给我们任务吧,要不然真的就是打酱油了。

在半桶水的状态下参加了蓝桥杯,然后瞎猫碰上死耗子拿了校内选拔三等奖。七道题,没记错的话,真正会做的只有一道,然后用歪门方法算出另几道的答案。当时连指针都不会,这水平也能拿省20名,惭愧。报名参加了省赛,下学期开学就是比赛时间了,但我对自己并没有信心。呼。

这学期,印象中一直都在赶课。高数,离散,电路,努力了一学期还是没跟上老师的进度。因为大部分时间花在这几科上,专业课C++都没花多少时间研究,更不用说学PHP了。或许,我的学习方法有问题吧,又贪玩,导致效率太低。期末那几周,赶着复习以应对考试,真的好累。最后成绩也不怎样,当初梦想着努力学习拿奖学金,也实现不了了。下学期真的不能这样了。

今年好像是第一次不在家过冬至。潮阳汕头揭阳三个同乡会一起组织了冬至聚会,在康德食街,去到那被震撼了,才发现学校有这么高档的食堂。那次我并没有去梭圆,其他人在梭时,我只是到处走,拍了一些照。后来吃了不少汤圆,没多久就和海一起提前回来了。头痛。

冬至那天,是星期一。那天早上我们上导论实验课,老师打算教我们装系统。他去拿实验用的电脑,我们一群人在教室等。或许被某个同学踢到,地板上线槽里的电线短路,冒了火花,把我们都吓了一跳,过了不到一分钟,就停电了。当初以为是小事,后来才知道,全校都停了。不知怎么的,我们这间教室短路的消息就传了出去,紧接着,下课聊就有人吐槽了,计算机学子修电脑导致短路造成全校停电。我们有那么大的能耐就好了。

在网管群里,我们几个人讨论起了停电那时,如果哪个学生刚好在电梯里会怎样。不过,还好停电时是上课时间,如果是下课时间,那肯定会有人被困在电梯里的吧,也真是衰到家去了。

那次好像是学校第一次水电网全断,一直到晚上6点多才恢复。那天下午七八节没课,没电没网,就睡了一觉,定了闹钟打算6点起来,再准备上九十节的应用文。没想到闹钟第一次失去作用,醒来时已经9点了,而我也是第一次旷课。看微博和空间,都有人在刷图。那天,夜晚中没有灯光的吉珠,真的好美。错过这样的机会,看得我心好塞。

冬至过后,就是圣诞节了。今年的圣诞节,学校里同样有很多人在过。第一次过圣诞节,应该是高一吧,还记得平安夜那天陈亮老师拿了两箱苹果来班里,大家都很惊异。到了晚上,很多班级都举办了圣诞晚会,学校也很体谅地没有禁止我们。虽然那次晚会我没参加,但也因此和海门在宿舍鬼混,拍了个视频,后来还加上平时拍的照片,制作出了我第一个视频作品。真怀念高中的三年时光。

本以为这次圣诞节就会这样平淡的过去,没想到晚上生委送来了一个苹果,虽然是班里每人都有一个,并不是特地送给我。而后,记者团团长她们几个人还给我们这些团员送来了糖,呼,心暖暖的。

开学初,金山WPS举办了个活动,在珠海几个高校间进行比赛,给安卓版WPS找BUG、提建议。在人数参与方面,我们学校是第一名,奖金是1000块。但这1000块到底有没有拿到,拿到了的话会在哪,我不得而知。我以打酱油的心态参加了比赛,使用过程中遇到过两次程序奔溃,就顺手反馈了日志文件,没想到一个5分,得到了10积分。到最后还得奖了,奖品是一条小米耳机。

到了年末,要不是无意中在ACM群里看到庄师兄,我还以为奖品一直没发,参观金山大厦也一直还没决定。最后跟Joe讨论分析完,参观金山大厦才有了着落,而小米耳机是因为当初无人收件,最后才退件。可我明明没收到快递通知,心塞。

记得以前的元旦即使是在学校,也都是很平淡的度过的,今年的元旦却发现很热闹,有了跨年之说。那晚和小怡她们在YY里跨年,0点刚过,就听到对面榕6有女生跑到阳台大喊新年快乐,接着,我们榕5也有人跑出来。后来,两栋楼都出来了不少人,还有对歌。看见有人在拿手电筒射来射去,我也找海拿了一只强光手电,直扫对面,那感觉不错。

本来打算元旦早上去东门看日出的,结果忘记开闹钟,没去成。后来微博、空间、微信,好多人轮番炸图。那天的日出很美。心很塞很塞,比冬至停电那天还塞。至今想起来心还塞塞的。

这次元旦,发现很多人都在说新年快乐,我不以为然。我觉得大年初一才适合说新年快乐,元旦配不上,最多一句元旦快乐。光棍节,圣诞节,元旦,这些很一般的节日,大家都过得很隆重的样子,不知到时春节又会怎样,会比这些更隆重么。

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过去了。迷茫之外,最多的就是觉得有点可惜。

下学期,好好珍惜,好好加油吧,菜头。

2014级军训

军训那段日子,认识了你,认识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