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多云,大风。

没有温暖的阳光,只有同款的笠王,以及被吹走的大本营。

那时候不想做观众,申请去干活。干活总好过在这干坐着。出观众席被隔壁班委拦住,糊弄了几句才逃了出来。得意洋洋的绕过半个足球场来到后台,人很多,找到几个部长,坐在丛边闲扯。这里多好。开幕了,礼炮、小苹果、无人机,到处都是人,主席台有着绝佳的视角。

回到大本营写一张又一张的助威词,你的字真漂亮,他的不行,比我还丑,哈哈哈。阳光正暖。后面那个在发火,坐在大本营干活就不用挨骂,窃窃自喜。

五个人,他还在,他不在,他替了他,还多了他们,唯独没有骂人也帅气的那个。

我问这次的第一名下一届还参加么。看样子并不会。两年后的事谁说得定呢。

红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