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里,小时候老爸曾带我去田里抓过蛙,是田鸡还是牛蛙就不记得了。如果是田鸡,只能为它们祷告了……那时候法律意识在小地方不是很深。一麻袋,但最后有没有吃呢,也没印象了。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个灰白色的麻袋。

关于蛙,还记得的就是养过这些小东西。老屋后有条河,河边有条大船,旧社会里载砂石的那种,中间有个大舱。小时候在小湖里或者水沟里抓过蝌蚪,带回来后就放到那个装有雨水的船舱里,我还特地去找了些浮萍放进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蝌蚪长大,变成了蛙。青少年的它们跳不出那个半米多高的舱壁,但后来呢,也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