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碎念 下的文章

童年杂记

印象里,小时候老爸曾带我去田里抓过蛙,是田鸡还是牛蛙就不记得了。如果是田鸡,只能为它们祷告了……那时候法律意识在小地方不是很深。一麻袋,但最后有没有吃呢,也没印象了。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个灰白色的麻袋。 关于蛙,还记得的就是养过这些小东西。老屋后有条河,河边有条大船,旧社会里载砂石的那种,中间有个大舱。...

我单方面宣布,就是这样

J 在群里分享了篇文,跟小干事们说,「这种就是例子,太普通了,引以为鉴」。 可是,引以为鉴是褒义词吧。Ta 想表达的应该是「引以为戒」。 那篇文是我编辑的,一贯的干巴巴,啥装饰也没有。但是 Ta 和 Ta 们不觉得这样好。 「空洞。」 我们应该把文章做得美美的,要好看。 我并没有跳出来说我就是编辑;要不然可能带来...

花朝月夕

Junior,较年幼的、较年小的。 告诉自己,才 18 岁,凭什么压力那么多?你们都说,以后要认真学习,不搞其他;但最后,坚持下来好难。 高中时期,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现在的你们无比憧憬,但再也回不去了。 撂下这担子,不干了,爱咋样咋样。   泼辣小妹,纹身大哥,嗜睡小孩,热情一家子,慵懒的夫妇。 夕阳...

一个人的海

当面对两个选择时,抛硬币总能奏效,并不是因为它总能给出对的答案,而是在你把它抛在空中的那一秒里,你突然就知道,你希望的结果是什么了。 现实都那么困难了,何不在回忆的时候对自己好点。 最大的骗子其实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总是想改变别人,而拒绝改变自己。 每一个懂事淡定的现在,都有一个很傻很天真的过去,每...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