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碎念 下的文章

最好的我们

某次聊天中提到了社团,让我想起了这些年管理公众号的日子。 大一从干事的身份开始做起,第一次接触了微信公众号这一新媒体。花了挺长的时间摸索着整个管理后台,又花了更长的时间学习使用当时其实特别不好用的图文编辑器。部长当时还申请了一个公众号小号,提供给我们练习使用,可以在上边随意地发布图文。 图文编辑是...

六月的雨

凌晨一点开始,陆续给多个项目发了版。组长在隔壁帮着实习生收尾,PM 在后边等着验收,测试在旁边造着数据,我们似乎都有美好的未来。 「走人了」,同事甲再次发来消息。甲乙约了吃夜宵,十一点多 ta 们先行一步去找店,让我下班后过去。幸运的是,快要两个小时后的现在,外边下起了雨,而我就可以为此让 ta 们不要等我...

明天也要努力做一个高兴的人

眼前的世界一片安静。阳光打透窗帘,宿舍里挺敞亮的,应该不早了。 可是饺子全身无力,在一种奇怪的坠落感;身子发出了一阵阵热浪。 发烧了吧。 上次拍完照后大家就走了,刚被打破宁静的宿舍楼又沉寂了下来。这种气氛就好像是往日周末的清晨;可是,那时候不会给人危机感。现在的这栋楼,基本没人了。 饺子在这一刻突然...

我也是有花的人

五月,回南天刚过去,南海却先人一步迎来了夏天。这片土地很好强,拒绝了秋天,也拒绝了春天。 今天是饺子所在的学院拍毕业照;天空比平时愈发湛蓝,像是给足了面子。 大家排着队,在图书馆的背影下细碎地聊着天——「真帅」「真漂亮」。最后边的一群人,互相调侃着帮忙打领带;排头前的各班班长,费力地点着名,安排着接...

大风大雨都是为了阻止我

二月的最后一天,A 离职了。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ta 不是悠哉地度过这一天。这一天里依然 push 了多次,若干个 update 和 fix;要不是事先知道 ta 要走,看那一页 activity 怎么也不会猜到。 距离下班还有三分钟,ta 提交了最后一个 commit。 我来面试时,技术面其中的一个负责人就是 ta。那天的场景如今回忆起来已经支离...

猪年大吉

微博挺热的一个话题,讨论的是年味淡了还是我们长大了。 很多地方都开始禁烟花炮竹,老家十八线小地方,虽然没全禁,但和往年相比较,也是少了很多。当年那批孩子长大了,而现在的孩子可能更喜欢玩手机吧。 11、12 年两个春节都在研究祝福软件,除夕没写完,到了初一早上还在写。 这小东西有这么一个功能,用户可以输入...

离开手机的日子

进水这件事,记得上一次是优盘忘记从口袋里拿出来,转了一轮,晾衣服时才发现。不过优盘抗性加满了,拆开塑料壳晒了几个小时太阳就原地复活。 这次是手机,一个比优盘更加复杂和集成化的设备。 看着湿漉漉的屏幕正显示开机画面的小七,无奈地擦干,然后效仿网上的方法,将已自动关机的它深埋在一盆大米里。 ==== 190120 ...

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

经历过国庆后的高峰,慢慢回跌,截至今天,Gifun 终于达成了成就,累计访问人数 30000 人。为什么说是成就呢?因为学校常驻人数就是三万。 往后会不会有四万我不知道,说不定有更方便好用的工具出来了呢,长江后浪推前浪,对吧。 上周发了个版,主要是增加了自定义课表,不过我觉得没达到期望,因为它并不「方便」。 理...

我带你去看月庭花吧

一 军训结束后,学校留了一天给我们搬宿舍;没有小绿,啥都没。我不用搬,所以早早的在宿舍坐着,等下午四点半的车去鸟都。 第一个国庆本来想留在学校,但 D 和 T 让我过去玩,于是我定了大学里第一张车队票—— S 车队的,如今似乎也没了。 B 问我有没空,要我帮个忙。我应下,说到时候短信联系我,我不接电话;B 吐了个...

在我记忆中,除了邪恶就只剩你了

冬至汤圆中秋月饼,今年的汤圆不知道能否吃到,但月饼确实是吃不到了。 月饼其实挺腻的,不想吃太多,可是不吃又会觉得少了点什么。提到月饼,自然而然想到了五仁。虽然名声不好,但有时候我却觉得其实不赖。配点茶依然是美味;也许只是我喜欢吃瓜仁。 小时候中秋会去买鞭炮,后来不玩了,街坊邻居的小孩们也都一样。大...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