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文摘 下的文章

城堡里的秘密花园

城堡里的秘密花园 作者:单弦 一、他是一棵小白杨 路沿来家里找我的时候我正躺在床上看一本漫画书,她笑着霸道地把我的书合上,“别宅了,你不知道外面的花开得多美,去看看吧。” 这天的路沿穿了件碎花米色长裙,她在看风景,却不知自己也成了别人的风景,连妈妈都忍不住说道,“沿沿真是俊俏极了,要是我们家丫头也如你这...

琥珀少年

琥珀少年 作者:陈勋杰 在一中,每月总有那么一天是喜忧参半的。月考之后快班的最后一名被调至慢班,慢班中的最前面一名上升到快班。这种所谓的滚动制度总是带给我们无限的乐趣。每到那一天,我们慢班的井底之蛙们总是幸灾乐祸地等待着是哪位幸运儿堕落到我们班。 十月铅色的天空之下,翟羽板着一张扑克脸逆着光走了进来...

平淡流年,时光微暖

平淡流年,时光微暖 作者:冯瑜 一 说起来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是,17岁的我确实有几分思春。 时代不同了,邻居家那个初一的小妹妹都坐在小帅哥的后座上招摇过市了。规规矩矩的我,自上初中以来就没有拉过男孩子的手。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也许小女生都有爱幻想的毛病儿(也可能是言情小说和偶像剧看多了),我很庸俗地希望...

成长是一场兵荒马乱的痛

成长是一场兵荒马乱的痛 作者:Heima   你知道不管这条路有多么艰辛,你也必须坚定不移昂头挺胸地向前走。你说你单枪匹马即使畏惧即使戴着镣铐你也不退缩你也要跳舞。 你把很多舍不得的东西都删了包括你那蓄了一年半的长发也剪了。那是你第一次蓄起的长发,就这样在没有告知任何人的情况下毅然决然地在剪发师手中滑...

我们只是陌生成从未遇见的模样

我们只是陌生成从未遇见的模样 作者:蓝朋友 有人说,站在今天的你,永远也无法知道明天是情还是雨。我暗想,今天的你是否还会记得那年夏天我们灿烂的笑脸。   2011,我们同一个班级。你从深圳那个大城市转学过来的时候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 开学两个星期,我们一句话都没说过。你是个安静的姑娘,在学校从来不和...

花与时光同眠

花与时光同眠 作者:未末 一 我与刘图灵的关系有些奇妙,较之于其他人。 我想刘图灵当时一定很伤感,那个和他好了20年的女人终于彻底和他撇清了关系。据刘图灵说,我妈嫁给他时信誓旦旦地和他说,没事的,面包会有的,汽车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20年后,她离开家时带走了家中所有的积蓄,以及她的行李和一张法院判决书...

你是我的蓝颜

你是我的蓝颜 作者:月小半 第一次矫情地给你写信,你不会不习惯吧。 你总是说我们是烂俗的前后桌关系,好吧,我姑且承认。可能我们的友情便是在每天的胡吹神侃中才日益坚固的。 我记得那天下午在家和你聊天,聊得好好的忽然窗外响起一阵炸雷,我握着鼠标的手吓得直哆嗦。紧接着又是一阵雷响,我的电脑黑屏了。我一个人...

少年花事

少年花事 作者:红衣 人在年轻的时候,莫不是希望这一生就是琴棋书画诗酒花。可终究,还是逃不过柴米油盐酱醋茶。   一、梦想燃成灰烬 宁杏出生在春天。 那年春天,宁妈在家对面的山上种了一株杏树。杏树的位置很好,能看清山脚下蜿蜒的古镇、古镇旁清澈的小河,还有进入古镇的青石板大道。 杏树开花时,宁杏和一群...

如果豆丁已将你忘记

如果豆丁已将你忘记 作者:韩十三 那一次,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离开了豆丁,离开了司南蔻,离开了我。   一、我总不能一下子冲上前去,大言不惭地对豆蔻说“我想当这孩子他爹”吧。 高二那年四月,豆蔻来学校上学时时引起了全校轰动的。 前一天,我下定了决心,准备第二天向她表露心迹,说我喜欢她,但是,当第二天...

从此做一棵柔软的藤

从此做一棵柔软的藤 作者:玲珑 一 入学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他正在宿舍看书,听见管理员扯着嗓子在楼下喊他,说有人找。 他下了楼去,就看到了她,穿一件蓝色T恤,拎了一小袋水果,笑吟吟地站在那里。 他有点不可置信,愣了半天才问,你,你怎么来了? 你们管理还挺严,男生宿舍还不让女生进。女生进怎么了,也占不了什...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