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

最后一个学期,但是课程依然不多不少,做了几个大作业也就这么过去了,没留下什么印象。下半年本来可以找实习,但自己懒,一直就在学校待着。历来前辈都会说,好好珍惜当下。即使年少的我们不以为然,但等到自己到了相应的阶段,却都明白了。开始想念当初上课的日子;每天奔波于教室食堂宿舍,与朋友扯淡,遐思心仪之人;以前觉得很普通的生活如今回想起来却是如此珍贵。如今也只能回忆一下。

年初小程序正式发布,寒假的时候就开始琢磨着这东西,最初想到的是写一个课表工具,因为那时候自己是截图课表。第一个版本在四月初发布,接下来陆陆续续更新至今。从最初给自己用的小工具变成了给校友们用的小工具,同时也决定作为毕业设计。几年来,这应该是唯一成功的折腾了吧。稍稍悼念下逝去的 BBS 和 Wiki。

这一年里并没看文学作品,也算是第一次的例外。年中的时候看了《数学之美》,挺不错的,但现在也忘得差不多,非常尴尬。希望来年能买一些小说,可能这是以后唯一翻书的机会了。

很久前就收藏了一篇关于景点介绍的文章,但至今没去执行过,相比去年,今年非常非常的失败,就连东门都几乎没去,彻底宅死,可惜了手里那张特地去办的公交卡。不过坐一次城轨倒是间接性地实现了,给自己一个赞。几年的生活让这片土地变成了自己第二个家乡,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这里有许多回忆吧。

本来想着以干事的身份继续加入记者团,但最后没去。一是觉得一届新生更比一届「二次元」,不管是语气还是表情包,之间的代沟越来越清晰;二是没有值得让我留下来的人或物,从第一年加入记者团就是因为这里面认识的人多。小一届的能比较友好的相识,小两届的插不入话后来放弃,小三届的本来想重拾信心调整姿势来尝试融入但最后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或许,也有一种可能是自己见到的新生太局限吧,可是作为一个老腊肉实在提不起兴趣了。

虽然没加入记者团,但因为公众平台该死的新规定,使得我至今还是系公众号的管理员。这个规定要求个人类型公众号的管理员必须是同主体。对于真正的个人博主确实没影响,但对于没资格进行认证而注册个人类型公众号的团体来说就是致命打击,换届工作这下被这个卡住了。假如还能找到主体那还好办,利用主体的身份信息注册一个新的微信小号,然后以后就一届届传承这个小号下去(笑哭);可是如果找不到主体,那现任管理员就悲剧了,微信号相当于永久绑定了这个公众号。让人家去注册新的公众号?人家几千粉肯定不愿意。微信的崛起和公众号的流行,让这群人从把重心由微博和网站转向公众平台,到现在彻底放弃微博和网站。微博不更新就算了,连网站都放弃简直无法理解。盲目的投入公众平台,让人唏嘘不已。

看了下归档,今年的文章数量比去年少了很多,对博客不是很上心。这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一直想改版,然后再认真写;但是却一直拖着不改版,所以心里的打算就被阻塞了一样,既然不改版那就先不写。念叨了那么久,不知明年的现在改没改。

新的一年只有一个愿望:即使毕业,我们还能关系依旧。

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