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下雨天

那晚在草堂湾吃完,想去旧饭买果茶,再去操场坐一下。 到了南门,自觉地走向侧门,打开校友卡给保安大叔看。大叔熟练地按下开关,然后我轻快地走进校园——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子发生。 大叔一边看着旁边的外卖小哥做登记,一边问我:「这么晚了,进学校干什么?」 「去旧饭买东西」,晃了晃手里的电子校友卡。 大叔熟练地指...

夏天的风(二)

文 / 我是小蛀牙 – 5 – 我的院公选课程在晚上。 上了很久的课,我也不曾发现饺子和我选了同一门,而且是同一节。第一次知道的时候是学期中后期,老师突然点名。 我听见了这个名字,本来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后来听见有个熟悉的声音喊到,我转头一看,才发现饺子正坐在最后一排呢。 他好像也看见了我。我拉扯着...

简单生活

看了下去年的周年文章,发现那时候的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今年的我更懒。 年初答应师弟给课表背景色做更新,师弟在开学后也把色值发给我了,但一直到现在我都没去更新,真怕他到大四都没用上新颜色。至于整个小程序的其他方面,Todo 上已经记录下很多了,佛性更新,慢慢排期吧。 博客更新这一项工作说了多少年了,都还没动...

夏天的风

文 / 我是小蛀牙 – 1 – 我和熊猫是在新生群里认识的,我不知道他认不认识我,但是我注意到他了,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好厉害哦,我自卑了。 这个时候能和他对上话的可能就是胖虎、河马和饺子吧。我在群里也算得上是活跃的,但说的都是没有营养的话,自我感觉就是没有人能记住我。 还有一个汤圆,我和他不知...

思念像底格里斯河般的漫延

三年六学期,选六次课。前两年选公选课和体育课,后一年选专业课。 从入学开始,前辈们就代代相传教务系统的可怕和可恨,没有选课——只有抢课和捡课。拼的是运气和人脉,运气好自己就能选上,人脉广几率就成倍增长。 第一次选课的时候我在鹏城。五点多起来,一边和群里的水货们吹水一边等六点开选。前辈们说,在学校里用...

最好的我们

某次聊天中提到了社团,让我想起了这些年管理公众号的日子。 大一从干事的身份开始做起,第一次接触了微信公众号这一新媒体。花了挺长的时间摸索着整个管理后台,又花了更长的时间学习使用当时其实特别不好用的图文编辑器。部长当时还申请了一个公众号小号,提供给我们练习使用,可以在上边随意地发布图文。 图文编辑是...

六月的雨

凌晨一点开始,陆续给多个项目发了版。组长在隔壁帮着实习生收尾,PM 在后边等着验收,测试在旁边造着数据,我们似乎都有美好的未来。 「走人了」,同事甲再次发来消息。甲乙约了吃夜宵,十一点多 ta 们先行一步去找店,让我下班后过去。幸运的是,快要两个小时后的现在,外边下起了雨,而我就可以为此让 ta 们不要等我...

明天也要努力做一个高兴的人

眼前的世界一片安静。阳光打透窗帘,宿舍里挺敞亮的,应该不早了。 可是饺子全身无力,在一种奇怪的坠落感;身子发出了一阵阵热浪。 发烧了吧。 上次拍完照后大家就走了,刚被打破宁静的宿舍楼又沉寂了下来。这种气氛就好像是往日周末的清晨;可是,那时候不会给人危机感。现在的这栋楼,基本没人了。 饺子在这一刻突然...

我也是有花的人

五月,回南天刚过去,南海却先人一步迎来了夏天。这片土地很好强,拒绝了秋天,也拒绝了春天。 今天是饺子所在的学院拍毕业照;天空比平时愈发湛蓝,像是给足了面子。 大家排着队,在图书馆的背影下细碎地聊着天——「真帅」「真漂亮」。最后边的一群人,互相调侃着帮忙打领带;排头前的各班班长,费力地点着名,安排着接...

大风大雨都是为了阻止我

二月的最后一天,A 离职了。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ta 不是悠哉地度过这一天。这一天里依然 push 了多次,若干个 update 和 fix;要不是事先知道 ta 要走,看那一页 activity 怎么也不会猜到。 距离下班还有三分钟,ta 提交了最后一个 commit。 我来面试时,技术面其中的一个负责人就是 ta。那天的场景如今回忆起来已经支离...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