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

经历过国庆后的高峰,慢慢回跌,截至今天,Gifun 终于达成了成就,累计访问人数 30000 人。为什么说是成就呢?因为学校常驻人数就是三万。 往后会不会有四万我不知道,说不定有更方便好用的工具出来了呢,长江后浪推前浪,对吧。 上周发了个版,主要是增加了自定义课表,不过我觉得没达到期望,因为它并不「方便」。 理...

我带你去看月庭花吧

一 军训结束后,学校留了一天给我们搬宿舍;没有小绿,啥都没。我不用搬,所以早早的在宿舍坐着,等下午四点半的车去鸟都。 第一个国庆本来想留在学校,但 D 和 T 让我过去玩,于是我定了大学里第一张车队票—— S 车队的,如今似乎也没了。 B 问我有没空,要我帮个忙。我应下,说到时候短信联系我,我不接电话;B 吐了个...

在我记忆中,除了邪恶就只剩你了

冬至汤圆中秋月饼,今年的汤圆不知道能否吃到,但月饼确实是吃不到了。 月饼其实挺腻的,不想吃太多,可是不吃又会觉得少了点什么。提到月饼,自然而然想到了五仁。虽然名声不好,但有时候我却觉得其实不赖。配点茶依然是美味;也许只是我喜欢吃瓜仁。 小时候中秋会去买鞭炮,后来不玩了,街坊邻居的小孩们也都一样。大...

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

公司每个月底会给当月的寿星们开一个零食派对,还会送寿星们礼物;礼物各不相同。 上个月看到斜对面 L 总收到的是一个掌上游戏机,一百多合一,混斗罗等小游戏,很是羡慕。小时候有一次不知道为啥吵闹着想要,外公就带着我去买了一个,那时候五块卡五个游戏,屏幕还不是彩色的,但玩得很开心。 之后就一直期待着这个月。...

我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宴席结束,各回各家。 年轻的时候,每次离别都会难过:我离开某地又或者是某人离开我——怀念某个人某件事某个一起度过的瞬间。长大后,知道除了离别还有一种叫做永别,每次想一想,就觉得眼前的这些都不算事了。 所以,从某个时候开始,会让自己习惯一个人——书面就是自立。自立其实是一个褒义词,但也许是因为度太大,后...

火车朝前开去哪并不重要

我喜欢热闹,用现在的词来说,就是沙雕群友们给我带来了欢乐,每天都能学到数不清的知识。 那年扣扣还是主要的工具,微信还是 5.x。当时我是个淘宝客服,每天来回切换着旺旺和扣扣,从早到晚群消息基本没停过。看着师兄师姐的介绍,未谋面的同学们的问候,我对大学充满了憧憬。那时候我天真的认为就和书里看到的一样,到...

祝你万事胜意

三年前的儿童节,海畔吉风以论坛的形态上线。为什么叫海畔吉风?参考了北理珠的海载京声、北师珠的丽泽湖畔,在友人 A 的建议下,取名海畔吉风。为什么是论坛?因为从 10 年左右开始,我一直接触 BBS,喜欢这个载体。 其实刚进校时,知道学校有个爱草堂,但它并不开放外网。那时候网络刚好改革,大家上内网都很麻烦。不...

我的天空今天有点灰

南门的店一直在变,意诺谱的招牌一直在那看着,时间就是这样。 如果微信后来没开放个人主体的小程序,如果我能满足于截图当课表,如果有人拉住我。 要是没走上这条路,这一年多我会去研究什么,看哪些剧,听哪些歌。 昨天上车后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在虎门大桥上。黑乎乎的世界,车上只有八个人,江面上星星灯...

听自己的歌发自己的动态

听歌是很私人的事情,可能你觉得好听到爆炸的一首歌,别人也无感。如果再牵扯到听歌平台,又是争论不休。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听网易云,而你听酷狗。虽然当年我也听酷狗。 既然很私人,为什么我还会分享歌呢?因为我是在自己的地盘。 如果我们在公众场合外放,别人不喜欢你的歌,说难听,别怄气,戴上耳机自己听;要...

Docker 安装与简明配置

安装 Docker。此处不使用 https://get.docker.com 一键脚本;另外,将安装源改成中科大,原生源是 AWS,国内太慢。 yum install -y yum-utils device-mapper-persistent-data lvm2 \ && yum-config-manager --add-repo https://download.docker.com/linux/centos/docker-ce.repo \ && sed -...

return top